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2018专题 > 献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 改革故事 > 正文

【40年40人】盛希泰:从投行到投资,“少帅”的多面人生

2019-02-21 14:4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募集难、投资贵、退出难,这是过去一年关于创投行业最真实的三个关键词。大浪淘沙,留下来的自然是看得准、走得稳的那一批人。比如盛希泰和他逾两百亿规模的洪泰基金。

 

  鲁网2月21日讯 (通讯员 樊力 马翠  记者 王雅茜)募集难、投资贵、退出难,这是过去一年关于创投行业最真实的三个关键词。在经历过百花齐放的时期后,各个投资机构也进入到优胜劣汰的洗牌期。 

  大浪淘沙,留下来的自然是看得准、走得稳的那一批人。比如盛希泰和他逾两百亿规模的洪泰基金。 

  

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洪泰资本控股董事长 盛希泰 

  盛希泰, 山东淄博人。上半生纵横券商投行江湖。入职第3天,便以实习生的身份,接手并最终完成了四川IPO第一案:金路集团。自此一战成名。26岁当上山东证券副总裁,36岁出任联合证券总裁。 

   

  洪泰基金创始合伙人:俞敏洪、盛希泰合影 

  下半生,年近不惑辞职创业,从零开始成为一位天使投资人。2014年与“新东方教父”俞敏洪成立的洪泰基金,在很长一段时间被称作 “朋友圈杀手”。之后三年,狂飙至两百亿规模。 

  “杀手”是种赞誉,盛希泰一路以来带给中国资本市场的,是属于鲁商的“硬汉”风格——他热爱搏击,把资本市场也化作了一场搏击比赛,令观众们无比期待擂台上的KO瞬间——而赢得尖叫的搏击手,往往属于那些更冷静、更快速、更灵敏以及更懂得把握节奏的人。 

  而在这里,盛希泰以自己的职业路径,为我们勾画出了中国证券行业的跌荡与式微,以及创投江湖崛起的交替曲线。 

  1 

  如何“KO”对手 

  2016年,我们在北京第一次见到盛希泰,时年47岁的他正迷恋搏击。 

  在最近的一次训练中,他用2个小时完成了这些动作——慢跑1000米,挥拳800次,踢腿200下,俯卧撑80个,仰卧起坐120个,平板支撑四分半…… 

  “我原来眼镜不带颜色,后来为了回避自己锋芒毕露的眼神,才换了个30%墨色的眼镜。”盛希泰头发直立,举起两只拳头,一只贴近带着“30%墨色眼镜”的脸颊做防护,另一只前伸探向空气中假想的对手,预备挥拳一击。 

  他在证券行业漂亮的第一拳,是四川IPO第一案。而第二拳则是1993年,被派回老家山东,给鲁石化做IPO 

  鲁石化是“山东第一股”,现在改名“泰山石油”。 

  在一个企业上市的过程中,有三个“总”——总设计师、总协调人和总编辑。 

  总设计师,就是负责整个上市的架构方案、股本设计、发行多少等等;总协调人,就是协调参与其中的券商、律师、评估师、会计师、政府等等,制定倒推时间表;总编辑就是把大家写的会计报告、审计报告、律师的法律文书、政府批文等理顺。 

  但那时,证监会没有出台严格的规定,鲁石化上市又早,没有先例可循。几十人在一间办公室里争论半天,谁也不服谁。 

  盛希泰当时也从业不久,“其实我也不懂,但事前我做足了功课。中国的国情是,所有事儿需要沟通,需要互相给面子。” 

  于是,盛希泰在开会前,把会计师、律师的头儿,企业常务总裁,相关专家等都分别单独约出来沟通,等到开会的时候,他便已胸有成竹地“敢拍板了”。 

  20多年过去,当时会议桌上一群人,也到了七八十岁的年龄,到北京找盛希泰喝酒时才告诉他:其实你也不懂,但我们就是感觉你都懂,你拍板我们都听。 

  从业之初便学会了如何“KO”对手,盛希泰的秘诀是:“一个事儿没有人拍板,会永远议而不决。当然,你不能胡拍,你拍的板,80%是错的,这不行。但只要你对了80%,人家仍然相信你。” 

  到后来22年扎身证券江湖,从不懂行的年轻人,变成“少帅”,盛希泰最得意的,是在极恶劣的环境下保下联合证券。后来,这里成了中国投行人的“黄埔军校”。 

  所谓成功,他认为可以“逼”出来:“人的潜质是无限的,弹簧是把你压多低,你弹性有多大。只要你悟性高、肯努力,只要给你机会,你能站起来。” 

  2 

  走上“梁山才能从0N 

  “投行少帅”的光环,盛希泰并没有迷恋其中。相反,他却逐渐感到失落。“新世纪之后10年,中国证券行业不再占领潮头,不再带给我一种跟社会主流层面接触的机会,再干20年还是这个熊样。我有N多机会换到更大的证券公司做总裁,一样的,有什么区别呢?” 

  于是,盛希泰离开了从业22年的证券投行,慢慢摸上了天使投资之路。 

  20139月的那天早晨,辞职之后的盛希泰决定不待在家里逗孩子,而是去中国大饭店拜访一位朋友。路过饭店大厅,他看见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凑在一起聊天,其中有几个人恰好认识,于是走过去打招呼,礼节性地寒暄,得知其中那个叫姜华的年轻人正在寻找天使投资。 

  那两年,盛希泰还在寻找新的人生方向。以前做投行,服务企业成长期的后端,按照20多年的从业惯性,他试着在同样服务企业后端的PE领域寻找灵感。服务企业前端的天使投资,当初被这位昔日大佬视为“等同于穷投资人”。 

  盛希泰站起身打算离开,不料姜华忽然上前一步,像个武林人士般双手抱拳:“盛总,可否借一步说话?” 

  三天后,盛希泰的钱就打到了姜华公司的账户。他并没有以天使的名义介入,而是联合创始人。 

  不到11个月,这一名为“昆仑决”的自由搏击品牌,就成为和老牌搏击节目“武林风”并驾齐驱的赛事。2014年年底,在全国收视率排名中,昆仑决冲到第二名,仅次于《非诚勿扰》,粉丝数量达千万级。 

  1年时间,从0到N,这颠覆了盛希泰的认知。尤其是,催化这一奇迹的正是他自己。 

  他做了两件事:引入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引入自己的经验和格局。颇有些梁山好汉广结天下英雄聚义的气势。 

  盛希泰投资姜华后,快速为昆仑决解决从办公场地到后续融资的问题,IDG和真格基金相继进入。还根据自己的经验和格局算了一笔账:美国3亿人口,世界顶级综合格斗赛事UFC可以做到38亿美元,中国人口是美国的4倍多,以此对标,昆仑决可以达100亿美元。 

   

  昆仑决赛事现场 

  2014年元月,昆仑决首场比赛在泰国举行。青海卫视周日晚22:30播出后,波澜不惊。第二场比赛,昆仑决通过与武林风合作,扫清落地国内的审批障碍,作为合作条件之一,比赛费用都由昆仑决支付。这场比赛火爆异常,搏击爱好者一下子知道了昆仑决,很多人成为它的粉丝。 

  更幸运的是,这一年国家体育产业政策的出台和大型赛事的审批放开。昆仑决提前一年卡住位,站在了风口上。 

   

  姜华(中)为赛事获奖者颁奖 

  如今,昆仑决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搏击类比赛,而成为一个坐拥电商、服饰、比赛、游戏等业务板块的超级IP,被视为“互联网+体育”的典范。 

  “被需要才是最大的享受。”昆仑决颠覆了盛希泰对天使投资的认知:“原来天使的有趣在于,以我的年龄、阅历、人脉、资源、经验等等,真的可以让一个创业者和创业项目发生豹变!有我没我,是生死之别。” 

  3 

  是投资,也是人性 

  盛希泰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与“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产生深切交集是来自一箱酒。俞敏洪在家里宴客时,找到他的邻居盛希泰借茅台,他想借两瓶,盛希泰抱给了他一箱。 

  2014年年底,盛希泰和俞敏洪合作成立了天使投资机构洪泰基金。正值中国创业元年即将到来,6200家早期投资机构蓄势待发,“双创”口号呼之欲出,中国式创业狂欢让人目眩神迷。 

  但人性从未改变过。搏击手盛希泰开始像个老手那样,冷静、理性,寻找自己的节奏。洪泰基金在1年时间里就投出60个项目、布局从种子到新三板全产业链基金、在全球10个城市布局分支机构、配套建设软硬件孵化器。 

  2015年初,在全行业的O2O投资到达顶峰时,洪泰提出O2O是一个伪命题,聪明的投资人不应进行贴标签和运动式的投资。2015年下半年,当大部分投资者唯恐避O2O而不及时,洪泰接连投资了数个O2O项目。这些项目的CEO普遍有深厚线下基础,生存能力极强,又有互联网思维。短短几个月,这些项目的发展都极为迅速。 

  到了2015年5月,市场仍对股市抱有极高期望时,盛希泰提醒要及时避险。当8月份连续股灾已成现实时,他撰文呼吁长期看好中国,创业投资应缚住危机中的机会。“我们看到的是中国有人、有钱、有智、有欲的基础没变,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的绝对优势才刚刚显现。” 

  ——洪泰,就是在坚持对商业本质和人性的把握。 

  在更宏观的层面,洪泰则通过构架自循环的创业生态,赋予“天使+”更多内涵,比如孵化器矩阵,比如全生命周期基金,比如自成创业生态的洪泰Family 

  他们试图将洪泰的故事讲述成中国的“PayPal黑帮”,后者诞生了硅谷最伟大的几家公司——特斯拉、领英、YouTube等。因此,洪泰生态圈也被称作“洪泰帮”,后升级为洪泰Family 

  这反映了盛希泰的“野心”,他直言不讳:“我们将培养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干干净净的真正的企业家,没有原罪,中国将因此进入一个新时代。” 

  


责任编辑:鲁珊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