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房产 > 热搜 > 正文

57年后南北刘村再合体!黄河滩区迁建,山东27个外迁社区已全部开工

2019-07-16 16:52 来源:齐鲁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崭新的路面,一幢幢现代化的中高层住宅……位于泰安市东平县的南北刘社区成为周边一道靓丽风景线。这里是北刘村和南刘村滩区村民的新家。对于曾因黄河大水拆散的两村来说,新社区圆了他们57年的团圆梦。

  崭新的路面,一幢幢现代化的中高层住宅……位于泰安市东平县的南北刘社区成为周边一道靓丽风景线。这里是北刘村和南刘村滩区村民的新家。对于曾因黄河大水拆散的两村来说,新社区圆了他们57年的团圆梦。

   

  1962年一场大水

  一家人分散两村

  过去的一段时间,北刘村村民刘景亮没事就来南北刘社区看看,看着心中家园的样子一点点完整,他盼望入住的心情也愈加迫切起来。

  与其他滩区迁建社区相比,这里还有一层别样的意义。南刘村和北刘村原本是一个村,谁料1962年的一场黄河大水,使村子分成了两半,有的人家也因此被迫分离,因此这个社区还寄托着两村人几十年来团圆的梦想,而这个梦想随着新社区的陆续搬迁入住正在实现。

  尽管这么多年过去,74岁的北刘村村民刘振臣依然对那场让他与大哥分离的洪水记忆犹新。那一年,他只有十二岁。“大水来了,房倒屋塌,家里的财产哪里顾得上,能保住命就不错了,人只顾往山上跑。”刘振臣回忆。

  那场大水让南北刘村村民一无所有。在刘振臣的记忆中,滚河呼啸而来,老庄化为乌有。村里的船只都没人管了,任凭家园、财产被洪水淹没。刘振臣家被迫背井离乡,暂时被安排搬迁到一处的地势高的地方暂住了两三年。

  后来在镇上的安排下,他们搬回家乡重建家园。但村里两个大队一千多口人一处地方根本装不下。于是规划了两处地势高的地方,把一个大村分成了南刘村和北刘村,两村相隔大约六里地。

  而有些人家也因为两村的分开而分散,其中就有刘振臣家。刘振臣家有兄弟五人,他排行老四。当时24岁左右的大哥已经成家,因而被分到了南刘村。刘振臣兄弟四个和父母留在了北刘村。

  看着朝夕相处的大哥要从家里搬出去,当年年少的刘振臣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哥待我们特别好,他工作赚了钱常给我们买这买那。”刘振臣说。

   

  拔地而起新社区

  圆了两村团圆梦

  上世纪六十年代,两村被大水“洗劫”后的日子十分艰苦。

  “我们盖房都是国家给的钱。盖完房后家里没有吃的,国家又出钱给我们买的生产农具。”刘振臣说,那时候人饿得受不了,只能吃水泡过的柳树叶子。最后实在没办法,摇着小木船过黄河去人家地里捡泡烂的红薯吃。

  即使是重建家园后,两村依然被洪水侵扰。1969年左右,又涨了一次大水,南刘村几个村民划小船过黄河,船直接被水掀翻,几个村民落到河里再没回来。

   

  对于刘振臣来说,大哥的搬离,让往昔朝夕相处的光阴难以再现。“那时候没有交通工具,连自行车都很少,土路不好走,一下雨全是泥。平时我和大哥大约两三个月才能匆匆见一面,还是从河西到河东干活的时候碰个头。”

  一家人最期盼的是过年,能难得坐下来喝个“思念酒”。但这个年过起来,也颇为折腾。大哥是长子,四个弟弟先去大哥家,然后再同大哥一同赶回北刘村看父母。

  “大哥心里一直有个心愿,能够搬回来和我们住在一起,一家人好照应。”刘振臣停顿了下说,大哥前年已经去世了,但让人欣慰的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听说了两村要搬进新社区团圆的好消息。

  在南刘村,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见到了刘振臣大哥的遗孀,83岁的战兰英老人。老人由于腿脚不便,临时住在村里大队提供的一间平房里,提起过去因洪水搬十几回家的日子,她不禁落泪,但提到六里地外的亲人们,她的眼睛中露出光彩说:“振臣好啊,夜里他还来了趟,带的烧鸡。”

  如今,刘振臣兄弟五家在南北刘社区都分到了房子,未来战兰英的身旁,不仅有儿女,还有更多的亲人常伴左右,互相照应。她不必只盼着过年时一大家人的热闹,因为她拥有了日常更多的亲人关照。

  家门口建起服装厂

  吸引年轻人返乡

  离南北刘社区不远的马山头社区更是人气满满。去年10月分房后,如今205户原位于滩区的马山头村村民已全部入住。今年他们在焕然一新的新家过了一个难忘的“楼上”春节。

  7月10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在马山头社区门口,首先被喜庆的大红拱门吸引,这天社区有喜事,耳畔萦绕着欢腾的音乐。

  “今年娶进来的新媳妇格外多,以前姑娘都不愿嫁过来,环境太艰苦。现在房子多好,一点不比城里差,还有地下车库。”61岁的马山头社区居民刘景文热情地拉记者去她的新家参观。

  宽敞的客厅,精致的吊顶,豪华的水晶灯,精心设计的电视背景墙,茶几下还铺了地毯。在这个133平三室两厅两卫的大户型中,空调就安了好几个。

  “这里水、电、路面等等,都是以前不能比的。”刘景文说,在几年前,她做梦也想不到这番景象。那时的她住在土砖平房里,村中不通自来水,需要去井里挑水。大风下雨天电线很容易挂断,只能点蜡烛。

  如今,在这宽敞明亮的三居室中,刘景文和老伴、97岁的老母亲一起居住。“俺娘这代人吃的苦才多,如今终于过上好日子了。”刘景文笑着说。

  住进这样一套现代新居,刘景文自家只出了四万多元。她介绍,旧房评估就抵了七八万元,三口人每人政府就各补贴三万多。“我们要的大面积,好楼层。有的住户要的面积小点、楼层差点,或者老房评估好一些,根本不花钱,甚至还倒找钱。我家老大的老房评估了十来万,加上他要的面积小些,最后还给了他七千块钱呢。”

  

 

  虽然已经年过六旬,刘景文依然在新社区中找到了自己发挥余热的地方。她年轻时在村里办过育红班,如今她是马山头社区幼儿园的园长,每月有千把块钱的收入。

  除了幼儿园,还有卫生室、社区服务中心、老年公寓等社区配套,服务中心中还配有大型图书室、阅读室、会议室、便民服务台。

  马山头社区还在不断完善中,据马山头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马山头村委积极争取上级扶持,于2019年总投资1160万元,建设一家大型服装厂,服装厂总占地面积12亩,厂房3328平方米,研发楼1098平方米。目前,主体已完工,本项目建成后,能解决周边350余人的就业问题。“我的儿子都在外地打工,听说家门口建起了服装厂,都想回来就业。”刘景文说。

  在马山头社区漫步,一排排整齐的老年公寓引人注目。67岁的刘凤云老人正在门口乘凉。老人是村里的扶贫户,女儿嫁到别处,她平时一人免费住在社区的老年公寓中。老年公寓为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生活十分方便。如今刘凤云在社区打扫卫生,每月也能有几百块钱的收入。

  我省27个外迁社区

  已经全部开工

  马山头社区只是滩区新建社区的一个缩影。在不远处的山东首个滩区迁建社区——耿山口社区,绿树与红楼掩映,水池中小荷尖尖,碧叶一片。居民家门口的鞋厂已经开工。耿山口社区与新兴际华集团合作开发了银河鞋业项目。一位刚工作不久的居民说,中午休息时间足,正好接送孩子上学,不耽误照顾家里。

  据了解,东平县是全省20个脱贫攻坚重点县之一,泰安市唯一的黄河滩区迁建县,滩区脱贫迁建工程共涉及4个乡镇、60个行政村、5.9万人。

  目前东平滩区迁建一、二期试点工程3个社区已全部搬迁入住,三期工程的5个社区已全部主体完工,首批2个社区7月底搬迁入住,9月底将实现全部搬迁入住,在全省提前一年完成黄河滩区脱贫迁建任务。安居还要乐业,东平在每个搬迁社区附近同步规划建设1个特色产业园区。

  到2020年全面完成滩区迁建任务,基本解决60万滩区群众的防洪安全和安居问题,是省委、省政府向中央、向广大滩区群众作出的庄严承诺。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从省滩区迁建专项小组办公室获悉,截至5月底,我省共累计下达投资计划226.4亿元,其中60亿元中央补助资金全部下达完毕,落实省级补助资金86.7亿元,占省级全部筹资任务额的96%。省财政厅安排20亿元专项债,国开行、农发行山东省分行累计下达政策性贷款9.23亿元,有效缓解了县区筹资压力。相关市县也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筹措资金支持滩区迁建工程。

  截至6月底,我省27个外迁社区全部开工,其中3个社区已搬迁入住,14个社区主体工程全部封顶,预计年内所有社区全部封顶。28个新建村台全部完成淤筑并进人沉降期,其中焦园乡8号试点村台安置社区已于5月底开工。99个旧村台和473公里临时撤离道路分别开工15个、269公里,其中撤离道路完工163公里,筑堤保护工程也开工建设。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范佳


责任编辑:王琦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