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曝光台 > 正文

借卵生子疑云 市民质疑济南海蓓家海外咨询公司

2017-09-11 11:22 来源:舜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年49岁的王菁(化名)一直想再要个孩子,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她去医院做过几次检查。今年1月份,拿到医院检查结果的王菁失落不已,她的卵子质量已不具备生产条件。离开医院后,王菁看到了医院外写着“泰国第三代PGD试管婴儿”的广告牌,求子心切的她按照广告牌上的电话联系了济南海蓓家海外咨询公司(以下简称“海蓓家”)。

  鲁网9月11日讯 今年49岁的王菁(化名)一直想再要个孩子,全面二孩政策放开后,她去医院做过几次检查。今年1月份,拿到医院检查结果的王菁失落不已,她的卵子质量已不具备生产条件。离开医院后,王菁看到了医院外写着“泰国第三代PGD试管婴儿”的广告牌,求子心切的她按照广告牌上的电话联系了济南海蓓家海外咨询公司(以下简称“海蓓家”)。

  王菁通过电话咨询后,还几番实地考察了这家公司。3月份,王菁和丈夫决定签约赴泰国做试管婴儿。从王菁提供的协议照片上可见,她与“海蓓家”签署的是《海外医疗旅行翻译服务协议书》,在协议附件一中有“泰国试管婴儿全程24小时咨询服务”“客观、如实介绍各生殖中心及权威专家”“赴泰前协助咨询泰方专家”等内容。王菁手中“海蓓家”的宣传页中,也有关于“做泰国试管婴儿,首选海蓓家海外咨询”字样。

  “我的卵子质量不行,一直挺苦恼的,他们说可以提供年轻女孩的卵子,需要额外付钱。”王菁说,她向“海蓓家”工作人员私人账户转款6万多元,这项是私下约定,并未在协议中体现。“3次去泰国,‘海蓓家’都有人在当地接机,负责翻译。”王菁说,3月底,她丈夫独自到泰国提供精子,次日回国,4月中旬她接到“海蓓家”方面消息,称胚胎已培育成功,她可以去泰国做移植了。抵达泰国后,她才发现胚胎并没有培育好,只是给她检查身体状况。

  6月下旬,王菁等到了再次赴泰的消息。6月20日,王菁到达泰国后被告知移植手术要到老挝做,“我们在协议里写得清清楚楚,医院什么的都是在泰国”,王菁说,由于当时只有她一人,只能听从安排于6月25日晚到达老挝。“6月26日上午,我到老挝的手术室里时整个人都傻了”,她说,所谓的手术室,就像是一个小诊所一样,脏乱差、垃圾满地都是,没有一点卫生保障,心中虽有质疑,无奈只能听从对方安排。“语言不通,我还因为签证问题与老挝机场工作人员僵持了3个多小时。”王菁说,手术当晚她就返回了泰国。

  王菁自称,在泰国和老挝花费11万元加上之前6万元借卵费,以及协议里约定的52880元翻译服务费,全部花费共计20多万。

  在泰国休息4天后,王菁于7月1日回国。经过10天休养,王菁到医院检查发现自己并没怀孕……

  ●“海蓓家”说法

  只提供翻译服务未联系医疗机构

  9月6日,天桥区黄台电子商务产业园内,该公司标识牌上写着“海蓓家海外咨询”7个字。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公司全名为济南海蓓家健康咨询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是营养健康咨询(不含医疗),旅游信息咨询,翻译服务,企业管理咨询,企业形象策划,计算机软硬件开发、销售,经济贸易咨询,国内广告业务,医药、保健食品的技术开发。

  对于王菁赴泰国进行试管婴儿一事,“海蓓家”一张姓负责人表示,公司只提供泰国境内翻译服务,没给对方联系任何医疗机构,“我们公司只负责提供翻译服务,不涉及任何医疗,只收了她5万多元翻译费。”同时,该负责人表示,接受有关部门的检查,如果王菁对收费有异议,可以走法律途径。

  ●“需多供少”的现状

  国内买卖卵子违法有需要只能申请赠卵

  一业内人士介绍,二孩政策放开后,到医院体检的高龄女性增多。不少人的卵巢已自然衰竭,卵子质量达不到受孕标准。还有部分女性因先天性无卵巢或卵巢早衰、肿瘤等疾病破坏了卵巢功能,或是有遗传病或染色体异常无法使用自己的卵子等原因需要“借卵”。

  2001年,卫生部两个行政法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都明确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一业内人士介绍,有需要卵子的人可申请赠卵。赠卵者仅限于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治疗周期中取卵的妇女,捐卵只能使用试管婴儿治疗周期未用完的卵子。

  据了解,卫生部批准可以开展试管婴儿技术的医疗机构可开展“借卵生子”。业内人士介绍,赠卵治疗的需求量很大,最终成功进行手术的人却很少,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卵源。“赠卵者本人就是求子的女性,每一颗卵子都是她们孕育的希望,很少有人愿意捐赠,只有少部分出于经济原因可能会捐赠多余卵子,来抵消促排卵药物、取卵手术等治疗费用。”业内人士说,往往有“借卵”需要的母亲在生殖中心登记排队后,需要好几年才能等来偶尔的赠卵机会。

  由此催生了有人甘愿违法冒险卖卵。除卵子需求巨大行业暴利这一因素外,“卵子黑市”还暴露了监管空白。有媒体报道称,卵子买卖不合法,多半只能依靠卫生部门执法,一旦超出了卫生系统,就会显得鞭长莫及甚至效力全失,目前卫生部门只能管理医生和医疗机构,对于非法“卖卵”和“代孕”的网站和中介,需工商、公安以及工信等部门合作,形成合力进行治理。(舜网)

    http://news.e23.cn/jnnews/2017-09-07/2017090700029.html


责任编辑:王雅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