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金融参考 > 正文

临沂老板听信东方证券经纪人内幕信息买股票 投入2000余万遭腰斩

2017-06-29 08:41 来源:中国商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山东临沂市民庞朝阳听说可以提前知道股市交易内部信息,加上融资,买了2200万的股票,结果赔了一半。

  进出股市的人基本都知道: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但山东临沂市民庞朝阳却没这样。听说可以提前知道股市交易内部信息,加上融资,买了2200万的股票,结果赔了一半。老庞认为上了熟人的当,而这位熟人却说“愿赌服输,我没拿着他的手逼他买。”

  借钱炒股赔千万

  庞朝阳是山东省临沂市市民,此前做钢材生意,顺风顺水,多年来手里积累了一千多万的资本,2015年11 月,认识了一位同是临沂老乡的证券经纪人,毛怀营。

  “一起吃饭的时候得知,毛怀营说自己是东方证券公司的经纪人,是上海临彤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老板,他还说自己是北京冠恒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基金经理。来头很大,搞资本运作的,很能说。此后他主动联系我,说投资证券收益很高,比我做钢材生意高很多。关键是他告诉我可以提供股市交易内幕消息,利润空间巨大。让我出资金,听他安排,挣钱三七开,他三我七。”庞朝阳说。

  老庞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毛怀营说他们冠恒华信投资有限公司正在操纵一只股票,要求我放弃其他股票,改买XX传媒,说他们投资了22个亿,购买成本是29.6元,马上要把这支股票拉升到42、45,内部操作,稳赚不赔。他自己也买了2000万元。”

  老庞说,他此前对股票知识是一知半解,炒股也是别人帮他操作。互加微信后,在此后的整个购买股票过程中,他完全是按照毛的指示进行操做。

  “资金紧张的时候,他要求我融资也要购买。有一次,赚了120万,我要卖,他不同意,要求我等他们继续拉升。每次开盘就是要求我买买买,要求我坚决拿好股票,没有他的通知绝对不能卖。甚至还要我买进后截图给他,确认我买了。有时股票都涨到32至35了,我说价太高不能买了,毛怀营说离他们拉升到42、45还有很大距离,让我加价也买,耐心等着,一定要抱住票。”庞朝阳告诉记者。

  他说,在整个买股过程中,他听信了毛怀营正在操纵股市有内部信息的话,总共投了2200万,扣除自己的1000余万本金外,还有融资的1000万。

  结果,钱没挣到,赔了,而且赔大了。

  算上融资利息360万,连本带息,庞朝阳赔了1000多万,其余股票全部套牢。现在他卖掉了家里的两套房子,每月还要支付几万元的利息。老庞说像他这样赔大后被套牢的,在临沂还有多人。

  只赔不赚,这叫什么内部信息?庞朝阳急红了眼,多次和毛怀营进行沟通,要求他给出说明,拿出解决方案,但一直未果。老庞说,此时,他感觉上了当,被老毛忽悠了,于是,他多了个心眼,把他和老毛的见面、通话都录了音,微信也一直保留,甚至也想到了打听打听老毛身份的真伪。

  电话录音

  从庞朝阳提供的大量微信截图上,记者看到了毛怀营多次要求庞朝阳买进股票并要求他将购买信息截图发送给他的内容。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2015年5月19日,毛怀营和庞朝阳刚刚通过微信好友,下午16:19分,毛就向庞发出了“……,明天买入价格,明早发您。开盘做好操作准备。收到请回复”的信息,而且还要求他“保密”。

  

    图片说明:庞朝阳和毛怀营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除部分卖出指示外,大多数是毛怀营要求庞朝阳“买、快买、全买上、买XXXX股、现在买、现价+5分买、截图给我、持有住、不卖、坚决拿好、开盘后融资买”等内容。从整个微信截图看,庞朝阳仿佛中了邪,成了“肉鸡”。

  多份录音显示,在庞朝阳大笔赔钱并被套牢后,焦急万分,多次要求毛怀营尽快拿出解脱方案。2016年4月19日的录音显示:

  庞:怎么弄的老弟,上午怎么不往上涨啊?

  毛:上午我们动用了一个亿往(股市)里投,但是拉不动。现在就是拉不动,我这边也是很着急,我的钱也在里边。

  庞:从11月份买上,半年了,一分钱不赚,还因为融资天天往里搭着利息,我都恼死了!你也不让我卖。

  毛:我们的核心是计划做到45元,因为这个,所以我们才重仓。第二,一月份有熔断机制,又一个股灾3.0,多重因素才造成这样的结果。咱们的计划是拉到45元,要是我们的计划不执行了,我们能不让你卖嘛,并且我们是一手信息,否则我们也不会这么做。

  在4月26日的录音中,庞朝阳要求毛怀营按照其购买的XX传媒股票总额的5%进行注资,分担一下他的压力,“咱们不是说好的挣了钱三七开,你三我七嘛,你得按5%投点资,挣钱了咱就分,赔钱咱都在里头。因为听了你的话,我现在掉到泥坑里了,赔惨了!你不能光让我一个人受难为!”

  毛:我也很为难,我们公司是22个亿买的,(每股)29.6元的成本,让你们买32~33元的价格,我们计划做到42~45元。我们的计划,就是要拉到42~45元。后来就是“熔断”,这一熔断就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到现在钱还在里面,我们公司压力也是很大……这不我们就从上海找了合作机构,协调了4个亿的资金,打算洗下盘,继续往上做,但是做不动了。我们又从北京协调了3个亿,打算往上继续做……我们会加大资金买的,当时我们打算过了22块,就加速向上拉升,结果上周三大盘大跌,导致拉不起来。

  庞:我是当时听你的23块多买的,我20卖的36000股,上一次听你的就赔了34.6万元,这次又赔了。自从接触你,赔了七八十万元了。

  毛:XX软件、XX股份、XXX网三只股票,我们都做得那么好,唯独这个做得不好,我也快急死了。5月底我到北京、上海、东营,都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济南,省公安厅的一个哥们(买了)2000万;浦发银行一个哥们,也是咱费县的,在里面900万;临沂公安局的那个XX,X哥,60岁的人了,33块买的股票,赔了,我们没法见面了;搞得我有苦难言。省公安厅的那个哥们也是出于对我的信任,给我介绍了一个干典当行的老板,出了2000万,现在也赔的那个样。最迟后天早上我还要去上海,去协调那4个亿的资金,你放宽心。我不是光让你一个人买,这个老X,你看,和你一样的。

  是否有人涉嫌犯罪?

  “高买低卖,我被他当成一个傻子忽悠了,鬼迷心窍,憨到家了!”庞朝阳说,尽管他心急如焚,但是他也感觉到有些地方很诡异:一,毛怀营的身份,二,这22个亿的真伪?

  中国证券业协会官网显示,毛怀营是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证券经纪人,执业地点在济南;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毛怀营是上海临彤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名片显示,他在临沂有分公司。

  “在交往当中,他多次说他是北京冠恒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基金经理,我怕引起他们的警觉,没敢说我姓庞,说我姓孙,以一个投资人的名义给冠恒华信公司的办公室打电话核实,他们公司一个叫王婷婷的反复给我证实,毛怀营是他们公司的人,后来还专门给我发来短信进一步确认,让我放心和毛总对接。”庞朝阳说。

  

    图片说明:庞朝阳以投资人孙先生名义核实后,冠恒华信公司王婷婷给其回复的短信。

  毛怀营的身份是确认了,但是,那22个亿购买XX传媒股票的事是真是假?其表示将从北京上海东营分别调取4个亿和3个亿的资金用于拉动XX传媒股价,山东省公安厅、临沂市公安局、浦发银行的官员和领导分别购买了900万甚至2000万元XX传媒的股票等,是真是假?

  如果属实,这些官员、领导的巨额资金从何而来?如果虚假,毛怀营为何要编造谎言?

  庞朝阳的代理律师认为,如果按照毛的说法,冠恒华信公司和毛怀营果真动用22个亿的资本持股,并从上海和北京调动几个亿资金试图将XX传媒的股票从29.6元拉升到42~45元的话,那么,该公司和毛怀营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如果冠恒华信没有投资22个亿持股,没有调集几个亿的资金操纵股市,也没有那么多的官员购买股票,那么,毛怀营则是虚构事实,诱骗投资者大量购买该股票,且造成了重大损失,涉嫌诱骗投资者买卖证券罪。

  经过长时间的思索和感悟,庞朝阳分析,估计是有公司真想操纵XX传媒的股价,毛怀营参与其中,借用老庞等中小股民的资金,但没有操作成功;二,某公司购买了大量该股票后,结果积压在手,急于清仓,于是,嫁祸于他们。老庞认为,不管怎么说,他和众多购买XX传媒股票的中小股民都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被控方:问题不存在 弄不好会死人的

  就庞朝阳提供的录音和微信截图上所反映出来的问题,6月25到28日,记者分别和冠恒华信公司以及毛怀营取得了联系。

  北京冠恒华信资产管理公司常务总裁王卫东回电话告诉中国商报记者,经过认真核实,该公司没有毛怀营这个人,但毛怀营是该公司前老总的朋友,曾经到公司做客,所以王婷婷误以为其是该公司的员工并给庞朝阳进行了确认回复;冠恒华信也从未持有过XX传媒的股票,不存在操作股市的行为;如果毛怀营以冠恒华信公司的名义开展业务,涉嫌诈骗。现在,冠恒华信已经给毛怀营发去了律师函;近期,冠恒华信发现社会上有很多人冒充该公司的名义从事资本运营业务,他们已经进行了公开声明。

  王卫东答应随后会将一份加盖印章说明毛怀营不是该公司人员的声明发送给记者,但不知为何,直至截稿,记者没有接到冠恒华信公司的书面声明。

  毛怀营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强。他告诉中国商报记者,最初是庞朝阳巴结他,请求他推荐的股票。庞朝阳说的都是虚假的。他对庞朝阳对其录音并保留了微信记录非常不满,认为老庞背后搞小动作,“我好心帮他,也没和他签订任何书面协议,没想到他会这个样。赔钱是因为‘熔断机制’。这个人很贪,他总共投进去了2200万,我问过他,你私下买这么多,你给谁说了?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愿赌服输。他赔了钱,又不是我拿着他的手逼他买的。在股票市场,只要我没用他的账户操作就不犯法!”

  对于交往中,毛怀营多次表示自己是冠恒华信公司的基金经理问题,他说,他不是冠恒华信的人,也没有劳动关系,当时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和冠恒华信还有其他业务关系,“我和冠恒的老总是哥们,多年的朋友,单独聊天的时候难免会涉及到,但是不构成违法犯罪行为。和冠恒有业务上的合作关系,牵扯到业务合作模式,但这件事和冠恒无关,这个不矛盾,这在资本市场,有些资源共享,业务合作沟通,这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录音中毛怀营自称山东省、临沂市公安系统官员以及浦发银行领导等人巨额投资股市的问题,毛怀营表示,“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说,毕竟我老毛是出于朋友之情,当时是想让朋友都赚点钱。”

  采访中,毛怀营再三表示,其思路很清晰,没有冲动,他们既无内幕信息,也无能量操纵股市,录音中所言曾成功操作另外三只股票一事和老庞无关,“其他的(事项)都是他编造的理由,和他无关。我没有任何主观诱骗他的动机,我骗他干吗?对我有什么好处?如果他认为有理由,可以走司法途径,没必要向你们媒体投诉。我建议,大家在社会上混,都不容易,交个朋友,不建议你们参与(报道)这个事情。弄不好,会死人的,会死人的!”

  对于究竟有没有参与某家公司动用了22个亿、从上海和北京调动几个亿操纵XX传媒股票的问题,毛怀营说:“这个事我还是那句话,这里边牵扯一些东西,我没法在电话里和你说,我明确给你讲。”

  尽管毛怀营坚持自己的观点,但庞朝阳和他的代理律师仍然认为,毛怀营涉嫌参与并实施了操纵证券市场的违法犯罪行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和诱骗投资者买卖证券罪,根据刑法第181条、182条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他们已经向中国证监会及其下属稽查部门提交了书面举报材料,请求立案查实,依法转公安机关立案追究毛怀营的刑事责任,并吊销其证券经纪人资格。


责任编辑:魏好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