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汽车频道 > 车界头条 > 正文

探访济南青年汽车:办公楼还没盖完就垮了

2019-05-24 16:58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5月24日,涉事企业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同时,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称此事件属记者用词不当,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的误解。行业分析师则认为青年氢能源汽车,就是“水变油”的翻版,只是一个噱头。记者实地探访济南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早已成僵尸企业,办公楼还没改完就垮了,青年汽车在全国多地骗取国家资源,董事长庞青年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鲁网5月24日讯(记者 董金丽) 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文章《水氢发动机正式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引发舆论热议,文章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市正式下线,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有网友调侃,这是在重演“水变油技术”的老骗局,更有网友质疑“这是永动机吗”?

  5月24日,涉事企业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同时,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称此事件属记者用词不当,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的误解。行业分析师则认为青年氢能源汽车,就是“水变油”的翻版,只是一个噱头。

  记者实地探访济南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早已成僵尸企业,办公楼还没改完就垮了,青年汽车在全国多地骗取国家资源,董事长庞青年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回复:“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

  随着青年汽车“水氢发动机”引发舆论热议,事件也让公众关注到这家处于汽车领域边缘企业——青年汽车。

  根据媒体报道,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在接受采访时回应称,水氢燃料汽车技术已成熟,不会延缓南阳项目进程。并声称“事实摆在这里,不是瞎编的。”与此同时,青年汽车创始人秘书也对媒体回应称,正在开会,统一口径后回复。

  

  据南阳网的报道,2018年12月28日,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称该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

  庞青年在签约仪式上介绍了项目概况,青年汽车于2014年开始,全面布局以氢燃料电池和氢发动机为核心、氢能汽车为龙头、工业废气和煤炭地下气化制氢为保障、金属镁合金储氢和车载水解制氢为支撑、立体交通运营为目的“五位一体”的氢能汽车全产业链。尤其是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公开报道显示,青年汽车的南阳项目总投资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政府平台出资40亿元。

  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报道用词不当,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误解。 目前已要求涉事集团负责人庞青年写情况说明。

  探访:济南青年汽车早已成僵尸企业 

  2016年,济南市经信委通报了19家“僵尸”企业去年亏了7100万元。其中,“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青年汽车”)赫然在列。

  在济南市世纪大道685号的济南青年生产有限公司,门口的“济南青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的牌子还清晰可见,周边却冷清的门可罗雀,杂草丛生,一位门卫人员向记者证实道,这家曾经人来人往、车流不断的民营汽车公司“已经停产四年了,办公楼还没盖完就垮了。”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29日,法定代表人庞青年,注册资金6583.5万元,其中金华青年莲花控股有限公司出资5925.15万元,庞青年出资658.35万元,经营业务主要有莲花品牌汽车销售、进口“欧洲之星”品牌汽车的销售等。

  按照规划,济南青年轿车项目总投资约62亿元,设计产能为12万辆/年,最高产能可达15万辆/年,预计2015年销售收入将超过120亿元。

  济南的莲花轿车项目曾经火爆一时。2009年7月16日,第一辆“济南造”莲花轿车下线,员工人数一度达到1100多人。根据山东省商务厅2011年发布信息显示,济南青年2010年产量为8030辆,实现产值7.03亿元,利税2762万元。

  揭底:多地骗取国家资源 庞青年成老赖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青年汽车集团组建于2007年1月,其前身是浙江青年尼奥普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庞青年,注册资本1亿人民币,登记机关为金华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数据显示,庞青年占股36.15%,认缴金额3614.929万元。

   

  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对金华青年汽车等7家骗补车企的行政处罚决定,包括撤销这7家汽车制造商生产骗补产品的公告,取消其相关骗补产品的生产资质等。

  从2014年开始,青年莲花工厂逐渐停产,经销商陆续退网。2015年,青年莲花尝试转型向新能源业务,将位于济南和杭州的两个生产基地改造称电动车生产基地,虽然从政府拿到了数亿元补贴,但是很快工厂却因为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被列为“僵尸企业”。

  事实上,早在2010年,庞青年实际控制的浙江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来到宁夏石嘴山,与当地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

  青年汽车承诺在石嘴山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等项目, 它得到的是石嘴山政府为其提供的拥有采矿证的煤矿。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是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在鄂尔多斯,庞青年再次上演类似的戏码。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为由,与鄂尔多斯政府签协议,获得煤炭资源,后续收购项目失败,庞青年却将煤炭指标转手卖出,获利2亿元。由于此项交易存在纠纷,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侦查。

  除了上述地区外,青年汽车曾经在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贵州六盘水等多地设立项目,但其中未有一家成形,均是以项目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只留下一地鸡毛。

  此外,近年来,由于公司发展不佳及资金困扰,青年汽车集团及董事长庞青年曾因债务问题,多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工商信息系统显示,目前庞青年本人控股企业共26家,其中青年汽车集团等多家企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专家: 偷换概念,只是个噱头

  著名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水解氢气,理论上可行,但并不代表商业上可行,水解氢气实际上使用的催化剂等,根本无法做到节能。”钟师认为,青年氢能源汽车,就是“水变油”的翻版,这场“水解氢气”的新能源风波,就像变魔术里使用的障眼法,整个概念被偷梁换柱了。

  他分析,车辆装载上水和化合物,本身就有重量,在实际化合物与水的化学反应当中,确实可产生氢气,但同时产生的其它化合物却无法排掉,这些重量依然附加在车辆上,这些重量会相当耗能,与所谓的“节能”概念背道而驰。

  同时,钟师认为,即使抛开“重量”不说,化合物本身的成本,青年氢能源汽车在报道中也未作描述,“水只是产生能源的其中一个物质而已,但真正贵的东西根本不是水,而是那些化合物。”

  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内燃机研究所副教授管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所谓“水氢发动机”就是我们常说的“氢燃料电池”,这么叫只是个噱头。“氢燃料电池”是以氢气作为动力的,并不是说加水就可以行驶的,其中还涉及到一系列物理化学复杂反应,目前此项技术日本应用较好,在我国则还未进入实用阶段。


责任编辑:董金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