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拆违拆临下的市场变局:固有商圈拆散 挑战与商机并存

2017-04-08 09:13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4月5日下午,周凯(化名)成了顺河高架下的最后一个商户。此前的舜和茶城、淘淘花卉广场和博羽羽绒服广场违建预计当晚拆完,但他坐在车里发呆的时候,现场的拆违已然进入了收尾阶段——百余商户全部撤离,现场只剩部分顶部钢架待拆。

  拆违拆临下的市场变局:固有商圈拆散 挑战与商机并存 

  6日,山师东路多家店铺“清仓甩卖”。 记者郭尧 摄

  鲁网4月8日讯 4月5日下午,周凯(化名)成了顺河高架下的最后一个商户。此前的舜和茶城、淘淘花卉广场和博羽羽绒服广场违建预计当晚拆完,但他坐在车里发呆的时候,现场的拆违已然进入了收尾阶段——百余商户全部撤离,现场只剩部分顶部钢架待拆。

  周凯说,除像他一样找个暂存处中转的商户之外,有的花商去了标山南路的绿地仓储超市,还有的暂时不干了。舜和茶城等处的商户也大都一样。容易猜想的是,运营了10多年的市场散了。

  类似的情况也在山师东路上演——商户响应拆违拆临,但有的短时间内难以找到合适的地段和商铺重新开张,一场市场变局势必难免。这其中,挑战与商机并存。

  打散的市场

  周凯所在的淘淘花卉广场和相邻的博羽羽绒服广场拆迁比较快,他们的店基本在4月3日就拆完了。5日下午,他甚至辨认不出他原先所在的位置。但就在同日上午,舜和茶城北入口的老金还坐在自己的普洱茶店里的,他在发愁接下来去哪儿。

  在此一天前,柏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宁公司”)负责人王东波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桥下已搬离的商户,一部分自己找了新的场所,大部分是临时找了仓库存放货物,之后再慢慢找地方。“业户有自己找仓库的,公司也临时准备了部分仓库,其中一块是和道桥处一起帮忙找的,位置在旅游路。”

  4月6日,王东波表示,他们曾寻求过整体搬迁或重新聚拢市场。此前,他们联系过绿地中心、大明湖附近的开元广场和万达广场等地,但因租金太高而作罢,而郊区一些租金较低的地方,商户们又觉得太偏。据称,截至目前,柏宁公司仍未放弃整体搬迁或重新聚拢市场的努力,仓库中转只能是折中之道。

  目前记者采访获知,原先淘淘花卉广场的22家商户搬去了绿地仓储超市18家;此前率先自拆的顺昌汽修中心在中山公园附近找到新址;爱义行洗车搬去明湖西路附近的新店,正装修;博羽羽绒服广场的商户目前正值淡季,大部分的羽绒服已被厂家回收,很早就人去楼空;倒是舜和茶城的商户外流最少,50余家商户大都选择仓库中转,“有一个茶商运出30车茶叶,搬迁难度可想而知。”王东波说。

  此前在舜和茶城二楼的柏宁公司,则搬到了经四路万达广场内。

  商户的空当期

  周凯是少有的未搬去绿地仓储超市的4家花商之一。他目前在犹豫是接着干还是不干,毕竟随着市场拆除,10余年积累的老客户也基本失去。搬迁基本意味着重新开始。老金也曾到张庄路沿线的茶叶市场打探过,里边倒是还有不少招租商铺,但搞零售的他坚持认为那里的商铺都是搞批发的,很难有他的发展空间。

  “现在很多街头门面店,都听说要拆,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地儿。”这不是一家商户的考量。据诸多商户反馈,过去租赁店铺,首先考虑客流量、位置等,现在先问有没有房产证。毕竟,一旦租到违章建筑被拆除,对店铺经营影响太大。这层顾虑让不少的搬离商户进入了空当期。

  几乎类似的情形也在山师东路上演着。4月6日,记者探访之时,近六成商户仍在开门甩卖,而显眼处张贴的拆迁通知中明确要求4月10日前必须搬离。多位店员反馈,他们的店老板大多跑出去找新址,但结果并不乐观。

  记者发现,随着拆违拆临对违建商铺的清理,商铺的供应量有缩减之势,这也导致租金价格的上升。一些没有被拆的正规商铺,租赁合同到期,在签续协议时已开始要求租金价格上浮30%,高的上浮60%。“租金付款方式,也由原来的半年付,升格为一次性付一年。另外,租金每年5%左右上浮。”一家运动用品服装店的老板表示。

  需要时间的还有已搬离的商户,已搬至中山公园附近的顺昌汽修中心负责人表示,“新店面需要培养客户,一时半会儿,生意可能好不起来,但经营会安稳一些。”

  “接盘侠”何在?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搬离商户都需要外出寻找新址,淘淘花卉广场的18家商户即是绿地仓储超市主动上门招商过去的。4月6日,绿地仓储超市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把老布匹市场腾空,并腾出十几间共计2000多平方米的房子用作商户库房。4月3日晚间至4日凌晨,市场所有工作人员一同上阵,协助上述商户全部完成了搬迁工作。

  李红亮(化名)是原淘淘花卉广场18家商户的带头人,他曾在那从事花卉批发零售近20年,他说他考虑再三才决定带大家进驻绿地仓储超市,原因不只是因为租金相对较低,更是看重发展前景。

  固有商圈的拆散,意味着挑战,也意味着商机——据悉,前期客流量较淡的经四路人防商城、南门商城(原韩国城)、洪家楼附近等商圈均已嗅到了搬迁商户的租房需求,他们也渴望借机重现往日繁华。

  据了解,因电商冲击等影响,此前出现商铺空置的南门商城(原韩国城)近日迎来求租高峰。“这几天,山师东路、文化东路沿线的商户,都来咨询有没有商铺可以租。”南门商城负责人姜先生说,“过去,一天来咨询的有两三个就算不错,现在有二三十个。”经四路人防商城原来成片的商铺闲置,现在也明显减少。

  明显的商机也急坏了还在内讧之中的洪楼商圈淘宝街业主,去年10月,该市场由于租金价格问题没有谈拢,最后关门,至今未开。

  记者了解到,以上商圈的商铺租赁价格虽未像一些临街商铺一样涨价,但招商要求也明显提高。南门商城负责人姜先生表示,“不是来就接收,还得符合商场的定位,比如最好做进口商品,即使做国产货,也要有档次。装修也得更加前卫,符合商场风格。”(舜网-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鲁珊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