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济南毛巾厂的沉浮记忆 当年“全亚洲第一”将彻底退出舞台

2017-09-21 09:40 来源: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9月20日,王昆如获至宝。这个11年前从济南毛巾厂下岗的老职工、此后一直在紧邻老厂区的凤凰山路卖毛巾的小店店主,居然再次进到了济南毛巾厂曾经闻名的“月珠”牌毛巾——它们是从老厂区的仓库角落里被翻出来的——济南毛巾厂地块即将拆迁,设备搬除,厂区腾空,人们在那里找到了它们。

  济南毛巾厂的沉浮记忆 最后的挣扎搞“五户分离”出租厂房

  9月20日,在济南毛巾厂,侯波在已拆除的厂区前拿出年轻时跑业务时的工作照。 记者王汗冰 摄

  鲁网9月21日讯 9月20日,王昆如获至宝。这个11年前从济南毛巾厂下岗的老职工、此后一直在紧邻老厂区的凤凰山路卖毛巾的小店店主,居然再次进到了济南毛巾厂曾经闻名的“月珠”牌毛巾——它们是从老厂区的仓库角落里被翻出来的——济南毛巾厂地块即将拆迁,设备搬除,厂区腾空,人们在那里找到了它们。

  11年前的五一劳动节,王昆和济南毛巾厂90%的职工一起下岗了,此后,60年历史的老厂彻底破产。

  这最后一批裁员,连同曾经的经营处副处长侯波一并裁掉。他们舍不得离开奉献了半辈子的老厂,于是,王昆、侯波等人,又在毛巾厂周围陆续开起了小店,依然卖毛巾。如今,老厂即将被夷为平地,只有侯波还愿意走进去送她一程,其他人或不忍,或对当年下岗仍有怨气。

  不管怎样,曾经济南人熟知的“金鱼”牌、“月珠”牌毛巾,天桥区纳税第一大户,济南的工业奇迹……随着此次拆迁,都将彻底挥别了。

  曾经的辉煌

  “万元户”时代一年盈利600多万

  20日的济南毛巾厂,老式工厂门楼砖瓦凋敝,老式厂房设备已搬除一空。正在拆除的老厂配电室门口,侯波弯腰从泥土中捡起一个纺织女工的操作证。屋内,他一眼认出了自己曾经的办公桌。昔日到全国推销毛巾时的名片、各类毛巾样品照、纺织业最高荣誉银质奖照片、尚未发出的催款单……散落一地。

  嵌入灰尘的,还有30年前他全国跑销售时的留念照,以及一张1997年的销售考核指标。当年的3个月里,侯波等人,曾在全国卖出280多万元的毛巾。在那个万元户都很难得的年代,工厂留守职工吕法宝回忆,工厂年盈利可达600多万元。

  昔日的辉煌难以引起时下人的关注。如今人们更多提起的是全球最大的棉纺织企业魏桥集团,以及上市公司孚日集团。但侯波说,当年它们都是来济南毛巾厂拜师学艺的“小兄弟”。老职工吕法宝最自豪的也是,上世纪80年代的济南毛巾厂称得上是全亚洲第一。“每年全国各地毛巾厂都会有人来学习,这里成了培训中心。”

  王昆也经历了那个最辉煌的“80年代”。在供销科的他,根本不用操心销路,只管采购原料即可。“1964年开始,济南毛巾厂连续30年获得外贸出口免检,产品远销欧、亚、美、非、澳等40多个国家。”

  看着当年曾经气派的砖混厂房,侯波辨识着锯齿形的织造车间、漂染及印理等车间,以及当年罕见的污水处理间。“食堂吃顿饭5分钱,孩子在厂里幼儿园托管一个月,才9块钱。”侯波话锋一转。的确,当年每月拿着200多元工资,上班有工装,下班每人还有一身纯羊毛的厂服……这些是侯波等3500多名职工曾经最美好的回忆。工厂还有医院、免费电影院、车队、澡堂,俨然一个大而全的小社会……

  遭遇“滑铁卢”

  出口转内销 一下子铺货3000多万

  “滑铁卢”来得突然,让人没有防备。在吕法宝看来,1989年是一个转折性的节点,9成靠外销的毛巾厂,遭遇外部市场制裁,“出口不好做了,只能转内销”。

  侯波开始拖着行李箱全国跑销售。本土企业,却并不适应国内市场。“人家民营企业塞个红包就能把货推销出去,我们国营企业花1块钱都得申报。”侯波介绍,最怀念“出口时代”,“主营出口时,只要货一到,对方就会打款,根本不用打理关系。”

  致命性的打击还在后头。转内销后,毛巾厂面临全国铺货。“铺完货后,很多商场需要卖完货才能给钱,给了钱还得再免费铺货。有的商场卖完了钱也不给你。”吕法宝称。

  响当当的济南毛巾,铺遍了北京、上海、沈阳、郑州等各大国贸商厦,甚至远及四川、贵州。吕法宝回忆,上世纪90年代,工厂铺货账目达3000多万元,相当于现在的3个亿,毛巾厂面临的三角债、资金回笼压力,是空前的。

  为了销货应酬,侯波陪抽烟、陪喝酒,可以说拼尽了全力,“尤其是咱们山东讲究先干为敬”。然而所做的一切并没能阻止销路减退。“最终毛巾厂停产,大量的毛巾没能收回货款。”

  最后的挣扎

  搞“五户分离”出租厂房

  万元户都难得的“80年代”,侯波一个月就能拿1万元工资。“到了2006年,我这个中层领导,一个月才发650元。”境遇可谓陡转直下。

  收入直降的背后,是毛巾厂的下坡路。这个一度盘踞济南城区核心地带杆石桥的国企,于上世纪末被北京华诚集团承债式兼并,2007年彻底破产,并划归市国资委管辖。

  眼下在拆的厂房上,钉着餐馆、加工卷帘门等各类牌子,映射着厂区的最后挣扎——曾靠出租房子过活。

  震惊全国的“非法经营疫苗案”中,存疫苗的仓库就是在毛巾厂的厂房。“疫苗就藏在厂区最东头的原基建仓库里。”侯波称,谁能想到破产的工厂还会为此蒙羞。

  破产前的挣扎,相当激烈。上世纪末,毛巾厂开始将各车间实行分厂制管理,随后合并又再度分成两厂,单独经营。几经调整,毛巾厂干脆剥离优良资产,将不良资产、债权债务留在原毛巾厂。由此,济南毛巾厂便分化出了诚达公司、济南毛巾厂、宇新公司、天利服装厂、多种经营中心,形成五户企业并存,各自独立经营、独立核算的局面。

  “到了延伸产业链、多种经营之时,说明企业主业已经不行了。”吕法宝称。最终,济南毛巾厂自救失败,终究无力回天。

  过往的追忆

  上世纪80年代末济南棉纺织业最火

  连同厂区,8月底,济南毛巾厂的128户职工房也已被征收。承载部分人记忆的济南毛巾厂杆石桥旧址,早已变成三箭银苑。不日,凤凰山路的现有厂区夷平之时,将是济南毛巾厂彻底挥别历史之日。

  20日,济南市规划局直属第二分局相关人士介绍,济南毛巾厂拆除后,规划了4个建设地块,其中两个地块是居住用地,一个是幼托用地,一个中小学用地,尚未明确小学名称。

  这或许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数据记载,上世纪80年代末是济南棉纺织行业最红火的时期。当时济南纺织局直属企业达到47家,整个纺织行业产值利税27个亿,占济南市的1/ 4,纺织行业从业人员达到10万人以上。

  那个年代,除了毛巾厂,国棉一、二、三、四、五、六、七厂,也都是济南工业圈里的佼佼者。

  眼下,凤凰山周围的国棉一厂除了出租,少量纺织设备已转给了私人,仍在运作。国棉二厂已成济泺路绿地市场。北坦附近的国棉三厂和四厂,已有明确地块规划,均包含居住、商务及教育建设计划。位于段店的国棉五厂也早已拆除。位于泺口的国棉六厂,目前已是鞋城。远在平阴的国棉七厂,也早已被市场大潮淹没。

  20日,在王昆的店里,有“老济南”顾客认出了“月珠”牌毛巾,时隔多年,王昆已很难定价。他向顾客坦言,“‘月珠’跟现在的毛巾比,有点粗,你买这些新出的毛巾吧。”顾客最后还是选了“月珠”,王昆面露五味杂陈的表情,“买回去收藏吧,这些毛巾图案,是再也买不到了。”他说。(舜网-济南时报)

    http://news.e23.cn/jnnews/2017-09-21/2017092100016.html


责任编辑:王雅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