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济南古街巷的新经济:后宰门街的变与不变

2017-10-07 09:20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后宰门街被称为济南版“丽江古城”已有些时日了。这条400米长的街上有7家酒吧、两家咖啡馆和3家烟酒店,因为保留了老济南的古院落,近年来又聚集了各类文艺范儿小店,遂得此美誉。

  济南古街巷的新经济:后宰门街的变与不变 

  济南古街巷的新经济:后宰门街的变与不变 

  国庆假日,游客游览后宰门街。记者郭尧 摄

  后宰门街被称为济南版“丽江古城”已有些时日了。这条400米长的街上有7家酒吧、两家咖啡馆和3家烟酒店,因为保留了老济南的古院落,近年来又聚集了各类文艺范儿小店,遂得此美誉。

  但今年70岁已在此居住了半个多世纪的甄玉并未感受到这些。她在街东头的院门口开了家烟酒商店,街上另外两家烟酒店也都是像她这样的老住户开的。他们在努力适应这条街近两年的变化,包括学习微信收款,还有随着周围商户调整营业时间和作息。

  不可否认的是,后宰门街这条古街巷变了,文化街区旅游的开发给这里注入了新的经济元素。不变的除了古院落的风韵,还有老住户对居住环境提升的期待。

  济南版“丽江古城”

  和多数老街巷一样,后宰门街上的住户以老年人居多,他们很少上网。今年7月底和9月初,后宰门街先后被几家媒体和诸多网友称为济南版“丽江古城”一事,街里的老人们知道的不多。

  甄玉自从嫁进后宰门街,就一直住在街东头的院子里。那是她公婆年轻时为制售鲜粉皮买下的房子,上世纪80年代,甄玉和丈夫曾在院内维修家电。最近十多年,她利用院北侧的门头房开起了烟酒商店。

  现在的后宰门街有极具文艺范儿的7家酒吧和两家咖啡馆。它们取代了当年这条街上老字号庆育药店的位置,曾经出名的九华楼也没了。“我嫁过来时(庆育药店)那里就不卖药了,但还都叫那里‘药店’。九华楼前些年拆了,记不清在什么位置了。”

  后宰门街东头的两家酒吧是2014年底开业的,路南的那家开业仅两个月就“人爆满”,路北是一个日式居酒屋。2015年下半年,后宰门街中段又开了两家西式酒馆。这些店铺大多白天关门,傍晚才营业。

  白天这些店铺的门口也没闲着,它们风格各异但统归文艺范儿的装修风格吸引来不少婚纱摄影团队和游客。仅9月20日一天,后宰门街就迎来5对拍婚纱照的新人。“最近一年多来拍婚纱照的太多了,几乎每天都有。”在路边乘凉的老人和商户都习以为常。济南版“丽江古城”的称谓,一定程度上也来自婚纱影楼将其定为外景拍摄地的需要。除上述文艺范儿店铺装修的外墙,后宰门街西段路北的几处建筑前几年拆除后重新翻盖成了仿古建筑,那也是“长枪短炮”和自拍杆等聚焦的所在。

  后宰门街的变化得益于《芙蓉街-百花洲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其中后宰门街南侧被划入核心保护范围,后宰门街是核心保护轴线、主要展示轴线,其宽度、尺度和风貌被要求保护。与2014年后宰门街拆迁整修前的最后影像相比,这里的确改观了很多,比如去年将街面西段的柏油路换成了石板路。当然,甄玉等老住户至今仍难适应,因为不如原先好走了。相比于那些热衷拍摄和探访老街巷的人,他们对变化的置评更多来自实用与否。

  变与不变

  和后宰门街所有老人一样,甄玉没听说过济南版“丽江古城”的说法,她也不在意。她经营的烟酒商店只有十多平方米,卖烟和水的速度最快,客源一部分靠隔壁酒吧带动,另一部分靠过往游客。

  对于老住户来说,这条街的变与不变的确不只是像过客那般在意外观的。甄玉觉得,最大的变化是作息时间。在这条街的酒吧开业之前,她每天晚上10点左右就关门睡觉;酒吧开业后,她的营业时间也延长到凌晨1点。为适应年轻人的消费习惯,她还摸索学会了微信收款,“这么多年生意没什么变化,反正是自己的房子,荡悠着玩呗。”甄玉也曾算过,如果她把门头房租出去,租金比自己开小卖部赚得多,但她更愿自己干。后宰门街上的另外两家烟酒店也都是老住户开的,街最西侧的那家烟酒店开了14年了,女老板适应得较快,她甚至还兼营自制油茶和用泉水做酸梅汤,她说有云南、新疆的游客回去之后还会网购她的油茶。

  其他的变化还有,这条街上的老住户没以前多了,上述西侧烟酒店的男老板就感触颇深,他说以前街上的老邻居有很多,现在很多院子里的房子都空着。据他粗略估算,目前后宰门街及其周边老街巷的院子里入住率大约只有五成。

  后宰门街西连的就是辘轳把子街,老住户周黎明也在那经营着一家商店。他说生意比10年前刚开店时几乎翻了一番,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卖出几百串山楂糕,国庆等节假日得两个人才能忙得过来。

  后宰门街北侧万寿宫街也铺了石板路,新装了路灯,那里没有门头,全都是住户。他们没有感受到街区旅游开发带来的利好,关注点更多放在居住环境上,包括后宰门街在内,这里的老街巷住户都没有供暖,有的院子没有自来水,仍在用旱厕。有些老房子甚至几成危房。

  甄玉倒是习惯现在的居住环境,她反而不愿意搬到新房里去和儿女同住。起初她难以适应的是隔壁酒吧的吵闹,尤其去年她曾多次找过去,要求晚上12点以后降低声噪,时间一长酒吧到点会自觉降低音量了,平时他们积攒下的酒水包装也会给甄玉送过来。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很有趣。

  古街巷的未来

  有时候,像甄玉这些老住户的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历史的老院子更能吸引游客,不少人试探着想走进去,但多数门口张贴的“私人住宅谢绝参观”提示牌拦住了他们。周边的酒吧、咖啡馆等倒是盼着有更多这样探索欲和尝试欲的顾客。除了甄玉一墙之隔的那家酒吧较为火爆外,其他的不少店面的确看起来人气有待提升。

  后宰门街中段的一家纯靠客流的酒吧早在去年底就转手了。9月30日上午,这家酒吧曾经的老板徐先生证实,除了节假日,后宰门街比较冷清。记者探访中也发现,不少走入后宰门街的游客大都出于游玩目的而不是消费,不少人逛完百花洲后走进后宰门街,但停留不久即原路折返,他们说“这就是条街,不如百花洲有水有建筑”。徐先生也曾在百花洲开放前看中过泉池边的位置,他想在那里摆几张桌子、只卖啤酒,但方案最终未获管理方通过,“百花洲景区不允许太商业化。”

  山东财经大学研究旅游目的地管理的李玮娜和南开大学的刘海玲曾经以百花洲为例,写过一篇《社区旅游发展影响因素分析》,其分析调查问卷发现,百花洲片区居民对“旅游发展带来的个人收入增长”持相对消极的态度,仅有四成居民赞同“旅游使本地居住生活质量提高”。作者认为,“(应)对社区居民进行旅游教育与培训,并注重监测旅游者与居民的关系、旅游的负面社会影响是否存在及该负面影响对旅游开发可能造成的不利影响。”

  也有专家注意到了后宰门街上老住户关注的居住环境。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副研究员金俊和济南市规划局于传国曾以济南府城街区为例,研究过城市传统社区的文化景观。他们发现,街区内部基础设施水平低下,房屋年久失修,环境日益恶化,进而导致部分人口外迁,低收入人群、年龄偏大人群聚集,传统商业及手工艺衰亡。他们建议进行适度的更新。

  10月2日中午,记者再探现场发现,后宰门街游人如织,游客比节前多出了一倍,东段一度交通拥堵,街上3家烟酒店的生意也有了明显起色。(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甄玉为化名)


责任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