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山东研发投入超千亿 综合创新能力连续五年全国第六

2017-11-09 10:08 来源:大众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据第一财经报道,今年7月,国务院批复《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下称《核算体系》),《核算体系》调整了研究与开发支出的处理方法,将能为所有者带来经济利益的研究与开发支出不再作为中间投入,而是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国内生产总值(GDP)。

  鲁网11月9日 据第一财经报道,今年7月,国务院批复《中国国民经济核算体系(2016)》(下称《核算体系》),《核算体系》调整了研究与开发支出的处理方法,将能为所有者带来经济利益的研究与开发支出不再作为中间投入,而是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国内生产总值(GDP)。

  这一调整之后,各个地区的GDP也相应产生了变化。目前已有浙江、北京等部分省份公布了调整之后的2016年GDP数字。其中,研发投入较多的沿海经济大省绝对值增加了不少。

  山东研发投入超千亿 综合创新能力连续五年全国第六

  调整后的变化

  浙江公布的数据显示,调整后,浙江2016年的GDP达到了47251亿元,比原先增长了773亿元,约占研发支出的68%;福建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福建GDP达到了28519.2亿元,增长了291.4亿元,约占研发支出的64%。

  北京市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实施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后,1996年以来各年GDP总量相应增加,GDP增长速度有所变化。其中,2016年北京含研发支出GDP为25669.1亿元,比上年增长6.8%,增速比改革前提高0.1个百分点;其中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新增GDP为779.6亿元,增加幅度为3.1%。

  江西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修订后,2016年GDP增加了134.59亿元。

  尽管目前大多数省份尚未公布修订后的2016年GDP数据,不过根据测算,名义的研发支出额度最后核算后,约有五六成纳入了GDP。例如2016年浙江研发支出纳入GDP的比例为68%,江西为65%,福建64%,北京为53.6%。

  从投入研发的主体来看,2016年我国企业、政府属研究机构、高等学校经费支出所占比重分别为77.5%、14.4%和6.8%。虽然企业研发支出占了大头,但在一些高校云集、科研院所云集的大城市,这些科研机构所占的比例也不小,从总体来说,科研机构的成果转化率却不如企业。

  另一方面,尽管研发支出的计入会增加GDP总量,不少省份的绝对值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但总体而言,这对GDP增速的影响并不大。

  例如,江西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实施研发支出核算方法改革后,江西各年GDP相应增加,但GDP增速变化不大。其中,2016年GDP增加134.59亿元;扣除价格影响后,GDP实际增长速度提高0.085个百分点。福建的情况也相似,修订之后增速也几无变化,而北京和浙江都微涨了0.1个百分点。

  山东2016年研发经费支出1566.1亿元,居全国第三

  据山东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山东研发经费内部支出为1566.1亿元,比上年增长9.7%,居第三位;研发经费投入强度(研发经费内部支出与GDP之比)为2.34%,比上年提高0.07个百分点,高出全国平均水平的百分点数由2015年的0.20个扩至0.23个,领先优势愈加明显。发明专利授权量突破1.9万件,比上年增长15%,万人有效发明专利6.33件,比上年增加1.43 件;登记技术合同交易额419.7亿元,比上年增长24%;全面综合创新能力连续五年居全国第六位。

  去年,山东人员达到47.6万,同比增长6.5%,总量居全国第4位;每万名就业人员的研发人力投入由2015年的67人增至72人,增加了5人。研发人才高学历趋向显现,全省R&D人员中博士和硕士毕业人员为7.7万人,比2015年增长10.2%;博士和硕士毕业人员占R&D人员的比重由2015年的15.7%升至16.2%,提高了0.5个百分点。具有博士和硕士学历研发人员主要集中于济南(1.9万人)和青岛(1.7万人),两市占全省的46.8%。

  研发投入达到1425.3亿元,同比增长10.7%,总量居全国第三位;企业资金占研发经费内部支出的比重由2015年的90.2%升至91.0%,提高了0.8个百分点,占比仅次于浙江居全国第二位。实现创新型省份建设走在前列目标,必须推动更多企业拥有核心技术,建立自主的、可靠的技术支撑体系,夯实转型升级的创新基础,激发企业创新内生动力,促进企业真正成为创新决策、研发投入、科研组织和成果转化的主体。

  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力度持续,全省基础研究经费支出为36.4亿元,比上年增长22.5%,增幅较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基础研究经费支出占研发经费内部支出的比重由2015年的2.1%升至2.3%,提高了0.2个百分点。我省不断加大基础研究投入,源头得到巩固和提升,更多从事基础研究的科技人员获得支持,基础研究能力不断提高。2016年,我省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立项1602项、资助经费6.9亿元,居全国第8位。

  全国6省份研发投入超千亿

  除了山东省,目前全国还有5个省份的研发投入超过了1000亿元大关。其中广东和江苏超越了2000亿元。

  第一经济大省广东的研发投入位居首位。广东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带动下,政府、科研机构、高校和企业等全面加大研究与试验发展(R&D)投入,2016年全省R&D经费投入突破2000亿元的大关,总量首次位居全国首位;R&D经费占GDP比重达2.56%,今年则有望达到2.65%。

  发达的实体经济是广东研发投入快速增长的重要基础。广东省统计局分析,它的R&D经费投入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投入为主体。广东工业企业R&D投入继续保持较快增长态势,2016年全省规上工业企业R&D经费投入1676.27亿元,增长10.2%,占全省R&D经费投入的82.4%。

  设有研发机构的工业企业9695家,增长93.8%,覆盖率达22.7%,同比提高10.8个百分点。

  广东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彭澎对第一财经分析,目前广东部分企业的创新能力也不弱于韩国。比如华为的创新能力已经可以跟三星比拼。包括汽车、造船等几大产业的创新能力,与韩国的差距也已经不大。

  未来,珠三角作为研发高地,将继续引领带动粤东西北地区发展。广东省第十二次党代会报告提出,要强化珠三角全球重要现代产业基地地位,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形成以珠三角为龙头的全省产业协作新体系。增强珠三角区域服务功能,加强对粤东西北科技、金融、商务、信息等领域的服务。

  在广东之后,第二经济大省江苏的研发支出亦突破了2000亿元大关。江苏省科技厅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社会研发投入首次突破2000亿元,达到2026.87亿元,比2015年增长12.5%。

  去年江苏的科技进步贡献率达61%,区域创新能力连续8年位居全国第一。一方面,江苏不仅有雄厚的科教资源,还有发达的制造业体系,科研成果的转化更快。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研发投入也不断增大。另一方面,随着产业由苏南向苏北的转移,苏中、苏北的研发投入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去年苏南、苏中、苏北增幅分别为11.4%、14.9%、17.8%。

  另外3个超过千亿元大关的省份分别是北京、浙江和上海。这其中,京沪作为城市经济体,也是我国的创新中心,是我国高等学校和研究机构最多的城市,同时也是大企业总部集聚最多的城市。很多外地企业都将研发总部设置于此。另一方面,京沪汇聚了大量的风投、私募等金融机构,金融业的发达也为研发注入了充分的血液。

  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浙江R&D经费投入总量于2015年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2016年达到1131亿元,列全国第5位;R&D经费与GDP之比为2.39%,居全国第6位,省区第3位。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显示,包括广东、江苏、山东、北京、浙江和上海这六大省份的研发投入之和达到了9267.91亿元,占我国去年研发投入的比重约为60%。

  研发强度:东高西低

  国际上通常用研发强度(研发投入占GDP比重)来衡量一个经济体的创新指数。从研发投入占GDP的比重来看,公开资料显示,全球这一比例最高的经济体分别是以色列(4.4%)、芬兰(3.9%)、韩国(3.7%)、瑞典(3.4%)、日本(3.3%)、美国(2.8%)、德国(2.8%)等国家,这些国家全部以高新技术产业闻名世界。

  2016年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达到2.11%,比上年提高0.05个百分点。近年来我国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一直呈稳定上升趋势,投入强度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从各省份看,我国的研发强度也呈现出明显的“东高西低”的地区特征,由东到西呈现明显的阶梯分布。国家统计局10月10日发布的《2016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投入强度(与地区生产总值之比)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省(市)有8个,分别为北京、上海、天津、江苏、广东、浙江、山东和陕西。

  这其中,北京达到了5.96%,高居榜首,上海以3.82%紧随其后,天津达到了3%,作为城市经济体,这三个城市已经可以媲美发达国家水平。此外江苏和广东也都超过了2.5%。

  这8个省份主要是东部经济发达省份,唯一一个位于中西部的是陕西,陕西的高教科研基础十分雄厚。

  相比之下,有9个省份的研发强度低于1。这些省份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这些地区的一大特点是工业化基础相对薄弱,工业以能源工业和初级加工为主,高端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仍比较滞后,目前这些地方仍处于加快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阶段。

  西部与东部沿海在研发投入方面的差距,大于它们在GDP总量之间的差距。这也说明,尽管近年来我国产业向中西部转移不断加快,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速也快速增长,但从产业发展阶段和层次来看,中西部与东部仍有着明显的差别。

  其中,东部京沪粤苏浙等地已经进入到转型升级和结构调整的阶段,而中西部仍处在加快工业化和城镇化的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产业的制造端环节迁往中西部,但研发设计、营销等环节仍留在东部发达地区。这也是东部研发发达地区与中西部的研发投入差距的一大原因所在。(来源:大众网)


责任编辑:季明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