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竞争激烈 成本不低 “小黄车”往哪儿走

2018-01-19 13:45 来源:经济导报-山东财经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018年的1月,摩拜单车入济满“周岁”;永安行旗下哈罗单车(Hellobike)意外现身济南中心城区;ofo在元旦前夕仍在“试探性”地少量投放,并表示一直都有大规模投放的计划。在济南,就连哈罗单车都被允许在划定的服务区内骑行,竞争夹缝中的ofo缘何依旧“小心”?

  1月,对于共享单车来说,注定是个不平凡的月份。

  2017年的1月,摩拜单车率先进入济南,全城投放1.1万辆共享单车。另一共享单车巨头ofo也在当时豪迈宣布,以“一天一城”的速度进济南。

  2018年的1月,摩拜单车入济满“周岁”;永安行旗下哈罗单车(Hellobike)意外现身济南中心城区;ofo在元旦前夕仍在“试探性”地少量投放,并表示一直都有大规模投放的计划。

  在济南,就连哈罗单车都被允许在划定的服务区内骑行,竞争夹缝中的ofo缘何依旧“小心”?

  每年不缺的“开年大戏”

  2017年年初,ofo曾宣布,计划到2017年1月22日,在10天内密集进入包括济南在内的11座城市。但在济南经历了一年多的运营后,如今ofo仍“蜷缩”在校园周边。

  2018年新年伊始,ofo的开端仍旧伴随着“开撕腾讯”的年度大戏,所受到的关注并不比去年弱。

  1月12日,据腾讯科技旗下《一线》报道,本周ofo公司账户上的可用资金剩下不到6亿元,仅能支撑一个月。同时该报道透露,目前ofo的日订单与去年10月份3200万的峰值相比已下跌60%。

  如报道所述,若按ofo每月4亿元至5亿元的人员工资等支出及持续流出的押金计算,6亿元的账面余额确实略显捉襟见肘。更何况,ofo被曝出至今仍欠供应商约25亿元,亏空押金总额约30亿元。

  对于这一消息,ofo代理律所发出律师函称,腾讯科技利用网络发布不实言论损害受托人(o-fo)名誉,要求立即删除文章并在腾讯科技门户网站和平台向ofo公开致歉。

  不过,在ofo开启起诉腾讯科技法律程序的同时,1月12日晚间,腾讯科技就第一时间回击了ofo。据报道,腾讯回应称,其有准确的订单和资金方面的数据,可以支撑报道和言论。腾讯表示,“也请ofo在指责我们的同时给出相应的证据。”

  截至1月15日,腾讯科技的这篇报道仍未删除,官网首页也无相关道歉声明。

  对此,ofo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ofo目前订单量保持稳定,资金流非常健康。报道中所谓订单量下滑、资金紧张的说法是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谣言。

  “出不去”的校园

  其实,无论真相如何,共享单车确实在经历寒冬,行业整体订单数量下滑是业界共识。

  不过在济南,ofo的业务其实并没有展开。

  ofo最早进入济南应追溯到2016年9月。在那个秋天,山东建筑大学、山东中医药大学、济南大学、齐鲁工业大学的校园中都出现了小黄车o-fo的身影。

  不过当时不按次扣款、需提前充值数十元的收费模式,令学生直呼“不方便”。而且早期ofo的机械密码锁也常被用户诟病不安全。

  今年元旦前后,有济南市民惊喜地发现,在山东师范大学附近的文化东路见到了久违的小黄车,而山东大学附近也有小黄车出没。人们不禁疑问,ofo要在济南市区铺设投放了吗?

  “济南目前仍是以校园投放运营为主,元旦期间,我们推出了目前最好骑的车型3.21s的‘大眼萌’车,献礼济南新年。”对于济南市民的疑问,ofo济南负责人在接受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并未否认大规模投放,而是表示“对于在济南市区投放的相关情况,我们都在积极与政府相关各职能部门进行沟通,目前,沟通很顺利。”

  根据ofo提供的数据,目前,小黄车在济南校园整体投放在2万辆左右。这个数据远比在济南全城区投放1.1万辆的摩拜多了近一倍。

  “切不进”的城区

  “济南作为山东的省会城市,也是ofo最重视的城市,我们在高校附近也在做测试,为投放做准备。”在ofo眼中,济南是绝不可退让的阵地。

  与摩拜自称的对济南提出的“基于摩拜骑行热点数据的建议,济南一年新增自行车停放点超过1.5万个”并邀功为济南被评为2017年全国文明城市做贡献相比,ofo也不甘落后。

  据了解,ofo早前有做交通接驳的规划,配套缓解路面交通的运力压力。目前,其奇点大数据后台,已做好接入政府的准备。据ofo济南负责人介绍,“17日我们正式将数据对接,并全面开放。”

  很明显,ofo的切入点试图选择帮助济南从根本上解决交通拥堵问题。

  虽然主动示好,但目前ofo仍在名义上无法在校园以外的城区骑行。

  1月15日,经济导报记者在济南市泺源大街与历山路交叉口看见了与摩拜并肩停放的小黄车ofo。对于骑出校园区域的此类车辆,ofo工作人员表示,对于出来的车辆,公司有固定的工作人员做车辆的维护管理及回收。

  有业内人士表示,造价较低的共享单车,高成本的维护是个不小的难题。

  今年冬天,经济导报记者发现,在北方凛冽的寒风下,相比车身厚重的摩拜,北京的ofo常会发生“多米诺骨牌”似的反应———成排倒下。

  而在山东,ofo的维修量也不小。有业内人士向经济导报记者透露,去年上半年,ofo在青岛的投放量大概6万余辆,一天的维修量就在千余辆,40余人收、投车师傅外加30余人修车师傅的配置,远远跟不上现实需求,维护人员的招工启事常见诸于社交网络。

  即使如此,抢占市场,增加骑行频次仍然是共享单车当下的重头任务。就像ofo所言,“对于济南,我们是非常期待和有信心的。”

  

  

  


责任编辑:张铭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