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改革开放40年来潮起潮落 冷饮巨头群康走出低谷归来

2018-07-09 09:02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37年来,它生产的食品是济南人餐桌升级的真实写照。从1981年的“人造肉”,到1986年的群康桃酥,再到1990年的群康甜筒,直到现在的“爽”“豆排”,群康食品厂的产品伴随了整整四代济南人。

  改革开放40年来潮起潮落 冷饮巨头群康走出低谷归来 

  5月份,群康生产的雪糕再次回到济南人身边。 记者刘彪 摄(资料照片)

  改革开放40年来潮起潮落 冷饮巨头群康走出低谷归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群康引进意大利甜筒生产线。 企业供图

  37年来,它生产的食品是济南人餐桌升级的真实写照。从1981年的“人造肉”,到1986年的群康桃酥,再到1990年的群康甜筒,直到现在的“爽”“豆排”,群康食品厂的产品伴随了整整四代济南人。

  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群康曾是山东冷食行业的龙头,也一度经历资金链断裂、工厂停产的窘状。但在经历了生死挣扎蜕变之后,这个已经有37年历史的老企业还是站了起来。今年5月,群康再次复苏,它生产的“爽”,也再次回到了济南人的身边。

  正如济南群康集团董事长于宏昌所说,改革开放的浪潮有起有伏。

  从生产“人造肉”到拿下意大利甜筒生产线

  走进现在的群康办公楼4楼,走廊的牌匾上依然清楚记录着群康的历史。“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实施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1981年济南历下群康植物蛋白厂应运而生。”

  1981年的群康还是个集体企业。“那时候东关大队有铆焊一厂(历下锅炉厂前身),五交化商场——现在还在对面,以及群康植物蛋白厂等几家集体企业。”当时肉类供应不足,群康植物蛋白厂就将豆粕加工制成植物蛋白肉,俗称“人造肉”。于宏昌说,植物蛋白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风靡一时,从济南远销到天津、沈阳、哈尔滨等地。5年后,群康植物蛋白厂更名为群康食品厂,产品也转为生产糕点、桃酥等。

  1986年,济南市政府带队到欧洲考察,去意大利定了几套外国设备。其中就有一条意大利甜筒生产线,也正是这条生产线决定了群康生产冷食的方向。“那时候国外设备大家都看不懂、不敢动。外方就派人来教,这一学就是3年,直到1990年才真正出产品。”于宏昌说,当时的群康甜筒定价两毛一支,后来涨到五毛钱一支,一直卖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而当时同时期的冰棍仅五分钱一支。“卖得很快,销售额也很高,供不应求。”

  最红火时冷饮曾占济南市场七成份额

  其实,随着改革开放后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济南的冷饮厂可以说已“百花齐放”。早期的蔬菜公司冷饮部(蔬冷)、济南市牛奶厂(今天的佳宝)以及铁路上的济南信号工厂、济钢冷饮厂等都生产冰棍、雪糕。到了九十年代末期,济南有200多家冷饮厂,当时市民常吃的就有胜利食品厂的空心冰,蔬冷的紫雪糕、花生乳,牛奶厂的香芋、并蒂莲,以及群康食品厂的意大利脆筒。

  “外地冷饮很难打进来,相反我们走出去的挺好。”于宏昌说,在旺季,群康的意大利甜筒销售额达1000多万元,最多的时候能到3000多万元,群康成为济南市计划单列单位。可以说,群康是济南市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的冷食行业龙头。

  “我们就是搭上了改革开放的列车。”于宏昌说。1998年改制的时候,群康食品厂普通工人工资一个月仅60元。由集体企业转变为股份制之后仅一年的时间,工人工资就达到每月600元,到了2002年,群康员工月工资均过千元。

  正是在2000年左右,济南冷饮市场开始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到了2003年前后,济南冷饮企业缩减到20多家。再到2010年前后,仅剩群康、夏君乐、章丘圣水等三四家本地冷饮企业瓜分市场。“2001年我们在大桥镇(现大桥街办)盖了新厂,那时候就成立了济南市冷饮研发中心,群康从300多人扩张到800多人。”于宏昌介绍,第一款产品香芋雪糕、以及“爽”冰棍就是当年在研发中心研发出来的。自此之后,群康每年都研发推出十几款产品,好的时候能到几十种。2006年前后,群康的销售额到一两个亿。企业最红火的时候,年产值达到8亿元,在济南的市场份额占到70%以上,即便是山东市场,也能达到30%左右的份额,是当之无愧的山东冷食行业龙头。

  “1998年到2008年间,企业净资产增长100倍,人均收入增长20倍,从几十元到上千元,发多少钱,工人自己说了算。”来自企业的纵向对比,更深刻地展现在市民的直观感受之中——到2008年,济南市几乎每一公里就有一个群康冷饮专柜。

  经历资金链断裂低谷企业停工两年多

  但是前进的道路上也有风险。2008年时,群康的年产值一度过5个亿,发展势头迅猛。相较而言,当时至2010年左右的这一时间段,不少中小微企业由于缺少抵押物,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融资难、融资贵让各方都怨声载道。在此背景下,“互联互保”的模式诞生,即公司之间互相担保从银行获取贷款。一旦担保成功,企业之间的风险也互相承担。

  作为扎根济南近40年的老品牌,济南群康集团也与一家名为“兴和公司”的企业“互联互保”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兴和公司”扩张太快,既需要在综合保税区内建工厂,还筹划在孙村兴建晶体生产基地等项目,2013年底,因资金链断裂被查封,作为“互联互保”的济南群康,需承担同等偿债责任。

  “事件发生前,企业经营状况良好,连续多年在全省企业信用评级中获得最高级别。”于宏昌说,那之后,群康60多个银行账户被查封,企业被“兴和公司”的债权人追债,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局。

  在企业出问题的那个阶段,群康职工无一人离职。相反,于宏昌劝慰员工暂时离开,“等厂子好的时候再回来。”自2016年夏季开始,群康雪糕从市场上消失了。

  群康归来近两个月销售额达5000万

  今年5月4日,在经山东首例合并破产和解程序后,群康冷饮重新开工。对于宏昌来说,今年终于有点“爽”了。“现在我们在积极恢复渠道,到目前为止,济南的铺货率已经达到50%。”于宏昌告诉记者,从今年5月8日召开记者招待会到7月1日济南第一个持续高温天气,济南群康冷饮销售额已经达到5000万左右,按照这个势头,到8月底,群康冷饮能达到至少1个亿的销售额。

  “现在还是暂由淄博一家具有资质的食品加工厂代生产,我们的新厂址还在规划中。”于宏昌表示,原生产基地由于市政规划被拆迁,群康新厂选址已定在唐王镇,新厂房占地大概100亩至120亩,预计产值将达到6亿元至10亿元。

  记者了解到,今年群康还首次公开了“爽”的配方秘密。在老配方中,主要原料是银耳和冰糖。“我们做的食品经得住老百姓的考验,是口碑食品。”于宏昌说,群康人敢于担当,群康集团做的也是百年食品、百年企业。“爽乐千万家”既是“爽”的广告词,也是群康人一直以来坚持的口碑。

  时至今日,于宏昌深刻体会到,衡量一个企业的成功不能光看产值,还要看无形资产。在改革开放的发展过程中,商机和魄力是勇立潮头的关键。“有可能一个浪头打下去,但只要我们把握住了机会,企业即便一时出现了问题,也会慢慢缓过劲儿来,再立潮头。”这是过来人的话。(舜网-济南时报


责任编辑:鲁珊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