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夜路行车人

2019-01-31 07:40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在中国的公路上,呼啸而过的大货车常见,而坐在车中的人,却仅有着模糊的面孔。三千万名大货车司机连通着中国经济的命脉,也撑起了一个个中国家庭。 

  鲁网1月31日讯 在中国的公路上,呼啸而过的大货车常见,而坐在车中的人,却仅有着模糊的面孔。三千万名大货车司机连通着中国经济的命脉,也撑起了一个个中国家庭。  

  卡车司机是一项高危行业,90后卡车驾驶员殷其超就是其中一位,因为要配合货物装卸时间,他通常在白天休息,半夜启程,经常连着好几天都要在车上度过。在货运过程中,卡车司机面临着驾驶难度大、货源不稳、运费收入低的问题,偷油、偷货和“碰瓷”则是殷其超最痛恨的事。而像传化·安心驿站等公益平台的出现,则让卡车司机这个群体团结起来,互帮互助,跑车更方便。

  卡车吨位高、体积大、盲区广等因素都增加了卡车驾驶的风险,图为一次卡车事故救援现场。(受访者供图)

  一边抱怨,一边出发

  白天装货卸货,夜里出车,黑白颠倒,是殷其超开拖挂车以来的常态。

  传化慈善基金会公益研究院、清华大学社会学系联合调查出版的2018年《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显示,卡车司机每天驾车平均时间在8-12小时的占42.1%,12小时以上的占9.2%。很多司机为了行车方便常常在夜间上路工作。

  相较于大多数跑长途的卡车司机来说,殷其超有两个优势:一个是车是自己的,赚多少都是自己的;再一个是主要跑济南周边的专线,距离相对较近,出一趟车只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2012年,殷其超从山东传媒职业学校摄影摄像专业毕业,先是在上海找了一份企业宣传的工作,随后回老家枣庄做了婚纱摄影店的摄影师助理。

  “在上海虽然工资高,但是生活成本也高,干了一年也没攒下几个钱,离家还远,后来这个工作倒是离家近了,工资却很低,做着也没意义。”殷其超告诉记者。

  于是,殷其超追溯父亲的脚步,买了一辆二手卡车,做起了物流运输生意。“家里有老婆孩子要养,跑运输虽然很累,但是赚得比之前多。”

  据其介绍,自己一个人跑车,一个月跑个七八趟车,一个月能赚一万五六,扣去车辆的维修保养费用,一年能赚个十四五万。

  一开始,殷其超的父亲并不同意他做这一行,“家里跑专线十七八年了,知道这一行的苦和累,我爸和我堂兄都是做这个的,但是他们一般不自己跑,都是雇人开车。”殷其超说。“我媳妇也不想让我干这个,可是不干这行,我不知道干啥,总得养家糊口。”这个90后的小伙子声音里带着无奈。

  一次车祸损失30多万

  今年是殷其超自己跑车的第二年。他说,一开始自己开的时候,妻子也会跟车,帮忙找货、装货,慢慢的他就不让妻子跟了,“跟车太累了,而且家里孩子也需要照顾。” 

  一个人跑车,就意味着找货、转货、看车、看货都要自己一个人来,殷其超不得不额外谨慎。“跑车的人都知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路上有偷货的,也有偷油的,还有碰瓷的,我以前就遇到过,好几次都发现油少了。”殷其超告诉记者。   

  “有一次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就有个卡友的货少了十几箱,怎么也得损失好几万……”他给记者举了几个自己遇到的例子。  

  而卡车吨位高、体积大、盲区广,本来就不易控制,加上货运路程长、速度快,驾车风险不言而喻。 

  就这个月初的一个下雪天,殷其超开车外出送货。路过一座跨河大桥的时候,路滑,车速没控制,一下子撞出去了,一车的货都毁了,车也没法用了。好在人没事,只是撞在了方向盘上。  

  “那次出事,损失了30多万的货,整个人吓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幸亏传化安心驿站站长邱善夺过来帮忙处理,不过后面还是好几天都不敢碰车。”殷其超说。

  卡车司机抱团取暖

  邱善夺是传化安心驿站滕州站的站长,十几年前也是一名跑长线的卡车司机,后来进入物流行业,依然与卡车司机打交道。  

  “卡车司机是高危行业,但很少有人给自己买保险,一旦出事家里天都塌了,卡嫂更是辛苦,替老公在车上撑起一片天,她们负责配货,结账,在卡友临时休息卡嫂就下来看货看油。”十几年与卡车司机打交道的过程中,邱善夺对这一行十分了解。

  正是因为了解这一行的辛苦,邱善夺在两年前看到传化安心驿站招聘站长时,立刻就去报名了。“驿站是传化集团旗下慈善基金会打造的卡车司机专属的公益社交平台,卡友可以在平台上互动,问路求援,互帮互助,每个加入驿站的卡友每年都能免费领取价值30万的保险。”

  据了解,像传化安心驿站一样的卡车司机社群平台还有很多,像是卡友地带等,卡车司机之间在平台上互帮互助,跑车也更方便。 

  “一个人在外面跑车,举目无亲,加入社群后,平台上的卡友可以彼此帮助,求援问路,大家都会相互帮忙。”邱善夺告诉记者,“最近一位卡嫂在卸货时被撞,受伤严重,卡友们通过驿站的家人群,两天就筹集了十多万,现在卡嫂救助行动还在继续。”

  明年想换个行业

  卡车司机确实是一个辛苦而且危险的行业,邱善夺离开这个行业,也是因为其中的艰辛,“出一次门就得十天八天回不了家,吃住都在车上,太辛苦了,也顾不了家里。加上后来运输的利润也低了,也就不跑车了。” 

  而对于殷其超来说,开卡车是他保持生活质量的保证,“孩子慢慢长大,花费也越来越多,现在住的家里的房子,明年还想买套房子。” 

  殷其超的妻子也希望他能换个行业,“开卡车太辛苦,而且危险,家里都担心害怕。”  

  “过完年看看,能不能转行,换不了,就只能继续了。”  

  如同殷其超一样,《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显示,有38.8%的卡车司机准备放弃这一职业,95.8%的卡车司机则表示:不愿意让子女从事卡车司机这个职业。(据山东商报)


责任编辑:流程编辑王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