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政府打算怎么花钱?教育支出占比最高,今年还要增

2019-02-19 09:52 来源:齐鲁晚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教育支出已经很高,但能不能更高一些?省内的社保基金,是否依然充盈?2月16日,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预算集中审查会议召开。会议现场,就“去年政府把钱花哪儿去了”和“今年财政的钱打算怎么花”,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专家对预算报告进行了审查和提问。来自省财政厅、科技厅、人社厅的负责人一一解答。

  鲁网2月19日讯 2月16日,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预算集中审查会议召开。

  教育支出已经很高,但能不能更高一些?省内的社保基金,是否依然充盈?2月16日,省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预算集中审查会议召开。会议现场,就“去年政府把钱花哪儿去了”和“今年财政的钱打算怎么花”,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专家对预算报告进行了审查和提问。来自省财政厅、科技厅、人社厅的负责人一一解答。

  财政结转数额为零才是真正理想状态

  “在国际上出现逆全球化趋势、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以及减税降费的大背景下,2018年山东财政有这样的表现,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省人大代表、济南大学商学院教授陈学中在发言中肯定了过去的成绩,他接着提出问题,“2019年预算结转支出仅37亿元,较2018年的405亿元有一定滑落。目前看,收支安排是平衡的,但会不会影响到2020年及以后的预算安排的灵活度呢?”

  对此,省财政厅副厅长高剑锋作了解答。

  “根据财政预算报告,2019年当年结转下年的规模确实缩小了。甚至在预算中,省本级收支结转下年额是零,全省是37个亿。其实,结转下年额度如果是零,才是体现了地方政府能达到的最理想的状态。”高剑锋解释,如果今年的钱全花出去了,说明政府在压结转、减少资金沉淀方面的工作做到位了。“我们其实一直向着结转额度为零努力,但在实际操作中,这是很难做到的。”

  至于是否会影响2020年以及以后财政的灵活度,高剑锋介绍,山东省也已经建立了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如果2019年出现了结余,这部分钱是会打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的。”财政部的相关规定,会让结转资金的使用更加规范和有效。

  对于大家关心的债务问题,高剑锋介绍,目前山东省的债务水平总体可控,个别区域会有一些压力,但总体可控。

  教育支出占比居首,科技投入要看绩效

  多年来,教育投资一直是山东省各项支出中占比最高的。2018年,教育支出占山东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例是19.9%,而到2019年,这一数据将增长为20.1%。“这可以为我省新旧动能转换和未来持续发展储备大量人才。”省政协委员、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徐超丽说。

  高剑锋介绍,山东是人口大省,教育支出占比达到20%以上,在全国范围内也是最高的。“这说明从山东政府和财政的角度来说,对教育是高度重视的。”不过同时,高剑锋也指出,由于人口基数大,山东省人均教育经费依然在全国范围内排名靠后。

  “这也说明,我们应该继续加大投入。”省国资委原党委副书记时民在审查预算报告时也发言表示,山东省应该继续加大对教育的投入,这才与山东经济转型升级的要求相适应。除了教育,时民还提到了如何发挥有限的科学技术支出资金,让它们产生最大的效益。“让这些资金变成‘面引子’,蒸出大馒头,要找到重点,不能撒芝麻盐,不能变成调料。”

  根据2019年预算草案,科技支出占到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3.3%,比2018年增加了整整1个百分点。对此,省科技厅厅长唐波表示,让科技资金实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一直是各方面努力的目标。

  唐波介绍,2019年山东科技经费总共120个亿,其中由科技厅支配的约93个亿。“今年,每一项资金都要成立专家质询委员会,从顶层设计入手,抓住我省重点发展方向,来解决撒芝麻盐的问题。”

  关于科技成果的转化,唐波举了山东海洋经济的例子。山东的海岸线占全国1/6,投入也不少,但产出目前落后于广东、上海,和浙江省差不多。症结就在于,科技和经济如何融合起来。“科技领域,很重要的就是一个大平台。我们正在青岛和烟台做海洋经济研究院,未来其他城市如何做到与海洋经济的融合,就要依靠科技的推动。”

  唐波表示,针对财政资金,财政部门抓两头,科技部门则是针对中间环节,诸如企业、高校院所,同各市一起抓落实情况。“最终做到目标导向、成果导向、问题导向。”

  投资要重视新型基建,传统基建也要补短板

  徐超丽在审查预算报告时还提出,2019年省财政在引导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时,应该更好地发挥作用。

  “在基础设施方面,虽然财政资金直接占到投资总额的比重不高,只有两成左右,但会起到引导作用。”徐超丽委员认为,2019年基建增速能否反弹,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非常大。

  “过去,我们的基建主要是‘铁公基’,但是到了2019年,我们应该推出2.0版本。”徐超丽解释,在全国范围内,国家发改委提出2019年主要推动新型基建,包括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5G商用、人工智能、互联网物联网区块链等。她认为,这不是简单的新动能项目建设,而是新一代的基础设施网络建设。因为这些不仅会带动相关需求,还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技术基础。

  对此,高剑锋表示,未来山东的基础设施投资,既要重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又要兼顾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我们传统的基础设施也存在短板,比如说高铁、机场、港口,目前都在补短板的过程中。所以,今年4条高铁要开工,济南机场要扩建,港口整合也在推进。”高剑锋说。

  同时,针对山东在新兴产业上的短板,高剑锋说,在相关基础设施投资上,一是投资力度不够,另外就是没有连成网络。“我们也发现,这种新兴业态的产生发展,不是一个点上的问题,而是一个面上的问题。”高剑锋说,未来在这个领域,财政部门会继续强化。

  社保问题具有全国性,未来继续开源节流

  陈学中代表提到,全省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收入年度增长率低于预算支出增长率,特别是考虑到经济下行、政策性减收、资源性产品价格下行等因素,会导致预算收入增长变慢。“2019年预算草案中,社保基金收入预计增长1.2%,但支出增长9.3%。”陈学中表示,再加上货币增发保持一定比例以及人口老龄化,他建议应提前预估未来五年的变化情况,及早提出应对措施。

  对此,高剑锋和省人社厅副厅长夏鲁青都作了解答。

  两人都提到了社保基金支付在全国范围内是受关注的问题。高剑锋介绍,近五年,山东社保基金收入平均增速为9.1%,但支出达到了12.3%。夏鲁青表示,2017年,全国已经有二十多个省出现了企业养老保险基金收不抵支的问题。“对山东省来说,2013年,企业养老保险基金的结余,是每月支出的24倍。随后基本上每年减少1.7个月,现在可以是月支出的14-15倍。”

  夏鲁青介绍,企业社保基金支付的核心问题在于开源节流的潜力越来越小。“国家为了减轻企业负担,不断在降低费率。比如国家要求企业按照工资的20%缴纳养老保险,而我们山东已经降到了18%,未来国家可能还要降到16%。对山东来说,每降1个百分点,每年就会让企业养老保险基金收入减少50亿。”

  关于应对方法,夏鲁青介绍,在管理上会扩大征收范围,使用时尽可能减少损耗和不必要的支出。同时,夏鲁青也表示,更重要的是增加各级财政对社保基金的支持力度。“因为社保法也规定,各级财政要对社保基金兜底。”(据齐鲁壹点)


责任编辑:王雅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