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996”工作制违反《劳动法》 网友反对免费加班

2019-04-16 08:42 来源:大众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对于这一工作机制,网友议论纷纷。“996”工作制普遍存在于哪些行业?员工对此又有什么看法?法律作何规定?

  近日,“996”工作制引起社会热议。在程序员圈子里颇有名气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有人发起了一个名为“996.ICU”的项目,意为“工作996,生病ICU”,“996”即许多企业的程序员工作状态,从上午9点干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对于这一工作机制,网友议论纷纷。“996”工作制普遍存在于哪些行业?员工对此又有什么看法?法律作何规定?

  程序员、工程师是“996”主要群体

  作为济南某知名企业的算法工程师,王毅直言,“996”工作制已成常态。“对我们来说,早上9点上班,晚上都不一定9点能下班,周末单休有时也难以保障。”王毅说。

  王毅介绍,2017年6月入职后,自己享受的私人时间屈指可数。“在进入这家企业前,就听说特别能加班,入职后,发现加班已经是常态化,别人都在加班,自己早下班心里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儿。”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996”对王毅来说都不算是加班。有时候有重要的项目需要紧急完成,需要加班到凌晨。“我认为加班不是问题,重点是这个企业要值得你去加班。我们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要奋斗?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理想,一方面是为了有好的生活,好的生活就需要金钱来打基础。我们不反对加班,但反对免费加班。要让我们付出的劳动要和得到的报酬成正比,这样年轻人才有信心并心甘情愿去加班。”

  记者采访发现,程序员、工程师成为“996”工作制的主要群体,而这一群体多集中于互联网公司。

  去年12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内蒙古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内蒙古大学中国时间利用调查与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时间都去哪儿了?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与14个主要国家相比,2017年中国有酬劳动时长排名第一。滴滴发布的《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中,一家知名电商以23点16分的平均下班时间,成为中国最“狠”公司冠军。

  有企业为规避法律风险实行隐形“996”

  徐力是济南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加班更是家常便饭。清明节三天假期,徐力在公司加了三天班。“我们公司基本就是隐形的‘996’机制,公司为了规避法律风险,不会明文规定你朝九晚九,但从主管到基层员工,没人敢在晚上9点前离开公司,也没人敢周六不来加班。”

  同样在互联网公司上班的技术部门员工孙聪告诉记者,公司推崇奋进者文化,提倡加班,但不会明文规定“996”工作制,部门领导会告诉你,项目紧急,需要加班。“为了工资,为了生活,我们只能接受。对于加班的权益,很少人会去争取,毕竟现在找一份工作也不容易。”孙聪说。

  一方面是对加班的愤懑,一方面又不得不屈从于现实的无奈,孙聪感慨,要赚更多的钱,要在自己的岗位上立足,就要多加班吗?“这不应该成为社会的主流,也不应该成为有些人所倡导的企业文化。”

  这是否代表了广大加班族的心声?济南某电子科技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在招聘的时候,不少求职者十分关注加班的问题。“朝九晚五吗?需要经常加班吗?”是求职者经常询问的问题。“每个行业特点、性质不同,像互联网行业,有些特殊工种如程序员、工程师等,如果出现了重大紧急情况,如程序崩溃,自然需要加班。加班无可厚非,但企业需要给予加班员工一定的补偿,使员工在加班缺失的东西在其他方面补回来,使他们的权益得到保障。”该负责人介绍,“我们应该提倡巧干,而不是苦干。现在不少员工面对的问题是,一方面,许多企业将‘996’当作职场鸡汤,另一方面则是不仅缺少相应补休,也没有足额向员工发放工作日加班和节假日上班的加班费。”

  “996”工作制严重超出《劳动法》对工时的规定

  济南某高校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教授分析,要警惕“996”工作制扩大化,应该引起重视。“比如,在程序员群体中,越来越多人陷入‘996’工作制这一境况,程序员加班的背后,则是其企业的配套部门也在加班,为了适应其工作时间,行业上下游的关联企业员工,自然也不得不加班,导致‘996’工作制扩大化。”该教授说,“久而久之这会成为一种常态化工作机制,这是非常可怕的,员工们的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都会受到影响。”

  山东省总工会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事实上,“996”工作制要求下的工作时长已经严重超出《劳动法》对工时的规定。

  该工作人员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照我国的劳动法律法规,我国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而按照“996”计算,每天去掉1个小时午休时间,员工工作时长高达11个小时,一周高达66个小时。

  “对于加班时间,法律规定每日‘一般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前提下,‘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且加班的前提是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逃离996: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拼命

  最近,“996”工作制持续刷屏网络。

  从早9点工作到晚9点,每周工作6天,这一工作制正遭遇以程序员为代表的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弹和抵制,也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

  在这场大讨论中,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朋友圈支持“996”的往往是老板们,他们一边说不会强制员工“996”,一边端出心灵鸡汤:“996是巨大的福气”、“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每个人都必须有拼搏精神”。

   

  而反对“996”的人则多为普通员工,吐槽“工作996,生病 ICU”、“996加班公司黑名单”、“996有多苦”的话题轮番登上微博热搜。

  有人抱怨完,但在“不加班就走人”的压力下不得不继续“996”;而也有人无法接受“996”,毅然选择逃离。“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拿命换钱”的低欲望人群正在悄然而生。

  “除了工作,我还有家人和生活”

  ——“妈妈在做手术,我在医院加班”

  一家中国公司招聘了一位日本研发人员,上班第一天他对部门同事说:“我在日本就是个加班狂,希望大家能跟上我的节奏。”一个月后,他临走时扔下一句话:“你们这样加班,是相当不人道的。”

  这虽然是一个段子,但毫无疑问,程序员是“996”工作制的重灾区。”工作996,生病 ICU”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自嘲。

  程序员加班有多恐怖?在北京当了8年程序员的80后刘力深有体会。“其实程序员何止是‘996’,简直是‘007’,随时随地需要加班,我去哪儿都得背着电脑。”

  “刚认识我老婆的时候,两人去逛街,半路领导打了个电话,然后我不得不回去加班,把她一个人扔在商场里,一段姻缘险些就此断送。”刘力说,为了不再发生这种事儿,就专门买了个小电脑,走到哪里都背着,随时开工。

  令刘力最崩溃的一次是,陪妈妈去医院做手术时,接到领导布置的一项紧急任务,不敢拒绝的刘力不得不在医院病房里打开电脑加班。“当时真的是欲哭无泪。”

  无休止的加班,休息日也要随时待命,年纪增长后身体逐渐吃不消,再加上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和照顾家人,对家人的亏欠,以及在北京买房的遥遥无期,都令刘力心生退意。

  今年,刘力选择了辞职,准备回老家发展。“现在还没想好干什么,就是不想干程序员了。”

  “没有加班费、只有心灵鸡汤都是耍流氓”

  ——“钱没给到位,谁愿意996?”

  采访中,不少人表示,“996”工作制虽然辛苦,但只要钱给到位,还是愿意接受的。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没有加班费,只有心灵鸡汤的996”。

   

  现实中,企业为了规避法律,一般都不会要求强制实行“996”,而是美名其曰“弹性工作制”,但是却通过绩效考核制度的设计让员工不得不加班。

  1995年出生的吴希是一名设计师,最近刚换了工作,之前工作就是“996”,月薪8000元,不过要达到全勤绩效才能拿到全额工资。

  “每天要7点起床,10点钟到家。睡觉?忙的时候两点能睡觉就算早的了,累到受不了。”吴希表示,单位安排的工作量考核逼着你“自愿”去加班,加班费就别想了,而且如果完不成工作量,绩效工资就没有了。

  干了半年之后,吴希直接裸辞,回贵阳老家找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工资只有5k,也就够生活,但是我很开心。”

  “有一个大学舍友工作是数据建模,坚持了一年也辞职了,说再不辞职要死了。我只想说还要命的话就别去‘996’。”吴希感叹。

  全国总工会开展的第八次全国职工队伍状况调查显示,迫使职工超时加班现象较为普遍,每周工作超过48小时的职工占21.6%,仅有44%的职工表示加班加点按劳动法规定足额拿到了加班费或安排了相当时间倒休。

  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拼命

  ——“没必要拿命换钱”

  日前,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春玲公开谈到,从社会学看,“996”在日本很失败,拼命工作拼命赚钱的“过劳日本”和今天的“低欲望日本”密切相关。年轻人看到父辈那么拼命却老来如此,索性选低欲望,选择不拼不婚不育。

  而这种场景似乎也在中国的年轻人中上演。

  “我不要买大房子,不买车,也不要吃美食,不结婚,不生孩子。工作轻松简单工资低,只是为了简单的一日三餐。”

  这是1994年出生的江苏小伙王楷的人生宣言。目前在旅行社工作的他,绝对不考虑“996”,“人活着没必要给自己弄这么累”。

  在王楷看来,自己就属于低欲望人群。“就算你996努力得成狗,你能买得起房吗?既然996也买不起房,还不如回家养老,单身过好自己的生活,等父母年老后管好就行。”

  “现在的婚姻危险系数很高,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生出叛逆的孩子。而且普通家庭生孩子,等他成年了要为自己的家庭打拼,谁为你养老?”

  吴希也表示,“父母有工作,我只要养活自己就够了,所以我觉得没必要挣什么大钱,自己过得舒服就行,平时自己消费也不高,对于我来说没必要去用命换钱。”

  休息了半年的北漂王珂,目前在找工作,面试中她发现很多单位的工作时间都调整为一天10个小时加单休,接近“996”,但都她明确表示了拒绝。

  “让人按996的模式去上班,还挣那点钱,我宁愿找个单位当前台去,朝九晚五周末双休,少挣少花。”

  在王珂看来,如果“996模式”成为一种常态,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都会降低,也必然会造成大量的低欲望人群。

  “再大的物欲,人还是得先活着,加班加到心跳加速、心态崩了的时候,钱扔面前都不想要,只想休息。”王珂说,“真到了这一步,不就把人都逼成低欲望人群了吗?差别就是,有些人先捞一桶金,再做低欲望人群,有些人干脆直接做个低欲望人群。”

  逃离“996”,争议仍在继续

  “我们为了收入而工作,若说我们因此而变得非常富有,为什么我们的个人生活却如此贫乏呢?”日本经济学家森冈孝二的《过劳时代》一书中写到。

  有些人已经用脚投票,选择逃离“996”。但有关争议仍在继续。

  支持者不乏互联网大佬,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最近三次谈到“996”,其抛出的“996福气论”引来不少骂声。

  但面对外界对其“展示资本家的獠牙面目”的评价,马云坚持“向奋斗者致敬”“你不付出超越别人的努力和时间,怎么能够实现你想要的成功?”

  京东CEO刘强东也抛出“兄弟论”,称“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者996,但每一个京东人都必须具备拼搏精神”“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反对者如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每天不算路途,11小时工作时长,那恋爱,家庭,社交无暇,而这是生活的目的,还是为工作高价值的调节,正是一张一弛啊;优秀的企业是结果导向,效率导向。

  “996”让人“一朝回到解放前”?

  耐人寻味的是,“五一”国际劳动节马上来临,这个节日正是为争取8小时工作制而来,此时中国社会却掀起“996”讨论,令人有时光错乱之感。

  回顾中国的工时制度,上世纪80年代,中国人一周工作6天,只有星期天才能休息,但这一天反而要做很多事,“战斗的星期天,疲劳的星期一”是当时的流行说法。

  到1994年,国家施行“大小礼拜制”,每隔一周休息两天。休息两天那周为“大礼拜”,而只休一天那周为“小礼拜”。“大礼拜”刚实施时,很多职工周六跑去单位上班,却发现当天休息。

  到1995年,“双休日”出现,中国正式实行5天工作制,即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

  双休日制度实施20多年后的今天,“996”工作制的流行让人恍惚有种“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996”不该也不可能成为一种潮流

  令人忧虑的是,“996”工作制似乎有着从互联网企业向各个行业蔓延的趋势。很多人担心,如果“996”成为一个行业的潜规则甚至明规则,个人除了跨界外就难逃加班的命运,就这样裹挟着沦为“过劳一代”。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黄伟认为,从更深层次分析,“996”的背后是互联网发展初级阶段红利下降后,互联网公司出于节约人力成本的考虑,更加强调单个人力资本的产出价值。

  “之所以现在部分企业推行996,主要还是因为行业竞争压力大,想以此提高效率并降低人工成本。”中国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表示,“996”工作制明显违法劳动法。

  根据规定,法定工时是一天工作8小时,平均每周工时不超过40小时;加班上限为一天3小时及一个月36小时。

  “996属于过度超时加班,侵害劳动者的休息权,即使给钱也是违法的,这在市场经济发达国家是不能接受的。”苏海南说,“尽管目前在某些特定岗位实施996有现实需要和可能,如IT行业的高中层管理人员及研发人员(其中后者也应征得其同意并额外付酬),但普遍性、制度性实施是行不通的。”

  在苏海南看来,80后、90后日渐成为工作的主力军,他们更加关注工作生活平衡,维权意识也高,在这种背景下如普遍推行“996”,一是违反劳动法律法规,二是损害了企业应有的人文关怀,三是背离了劳动者和社会的心理预期,肯定会引发众怒,不应该也不可能成为一种社会潮流。

  王珂表示,虽然“996”工作制短期会为企业节省开支,但是长久下来反而影响员工为企业做出真正有创造力的成绩。人跟机器的不同就在于人有想法有感受有创造力,但人的创造力不是来自于日复一日机械式的工作。

  “通过牺牲员工健康和休息,迫使员工超时工作最大限度产出来换取企业发展的做法是竭泽而渔,”苏海南建议,对于企业来说,要想获得长远发展,工时制度安排要合法化、人性化,通过设计科学合理的薪酬制度,改善管理,最大限度调动员工积极性,同时采用新技术新设备,来提高生产效率。(应受访者要求,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综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中国新闻网报道)


责任编辑:鲁珊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