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上合示范区”中亚班列始发站长的“幸福烦恼”

2019-07-03 08:37 来源:新华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汽笛明亮,车轮轰鸣。清晨,邢方民收拢手中的信号旗,注视着又一列“青岛号”中亚班列缓缓驶出车站,48节车厢在他眼前依次经过,满载着货物驶向数千公里外的中亚地区。

   

  一辆集装箱运输卡车准备进入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 

   

  青岛胶州火车站站长邢方民在介绍场站视频监控及车辆编组调度查询系统。 

  新华网青岛7月1日电(记者兰恭来、陈灏、陈国峰)汽笛明亮,车轮轰鸣。清晨,邢方民收拢手中的信号旗,注视着又一列“青岛号”中亚班列缓缓驶出车站,48节车厢在他眼前依次经过,满载着货物驶向数千公里外的中亚地区。

  作为青岛西车务段胶州火车站站长,56岁的邢方民每周都会目送4到5列中亚班列从这里出发,将茶叶、汽车零配件等货品运往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

  邢方民也有一个“幸福的烦恼”。他说:“现在每天充实、快乐,唯一的‘烦恼’就是想着如何提高工作效率,将货源更高效地送向需要它们的远方。”

  去年6月,中国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提出,支持在青岛建设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简称“上合示范区”)。在上合示范区的推动下,来自日韩、东南亚等国家的商品源源不断地从港口集结到位于胶州的中铁联集青岛中心站进行装卸作业,随后便由从胶州火车站发出的多条国际班列运往世界各地。

  以主要联通中国与中亚国家的中亚班列为例。2018年,“青岛号”中亚班列运送标准箱1.5万个,2019年前5个月运送量同比增长90%。

  在中铁联集青岛中心站,集装箱“搭”成座座“楼房”,工作人员的摆渡车在“楼房”间来回穿梭,头顶上的门式起重机作业繁忙。邢方民每天都要穿梭于火车站与中心站之间,协调班列的装配、运输工作。

  2013年,邢方民刚刚到胶州站工作时,看到的确是另一番景象。邢方民回忆说,当时看到中心站空空荡荡,自己和同事们有劲使不出,心里也曾感到忧虑。

  “当时每来一个集装箱,调车机师傅都会非常开心,因为有活可以忙了。”邢方民说,那时候集装箱货源零零散散,因此也没有“班列”的概念。

  中铁联集青岛分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魏学伦告诉记者,2014年以前中心站的业务以零散内贸货以及往返短途运输为主,基本没有外贸货源。

  邢站长的工作状态在2014年发生了改变。那年,青岛中心站至黄岛前湾港站的“胶黄小运转班列”开通,货物从港口下船后直接进入黄岛铁路港站,装车通过“胶黄小运转班列”运往中心站办理清关手续,实现了海铁联运模式的无缝对接。

  “胶黄小运转班列打通了青岛地区海、铁运输两种模式,扩大了码头的功能区域,成为中亚班列等国际班列的重要集散中心。”魏学伦说。

  目前,中亚班列已实现全部外贸货源运输,开行频度也由初期的每周一列增加到后来的每周3列。去年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之后,频度增加到每周最多7列。

  在邢方民的办公室里,有一张简易的单人床,这是他一周里大部分时间晚上休息的地方,即使偶尔回家,也是简单拿几套换洗衣物、与家人吃顿晚饭,第二天一早再赶回站里继续工作。

  邢方民每天工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对当日班列开行情况核编。由于胶州火车站是中铁集装箱青岛中心站的接轨站,作业比较复杂难度比较大,所以落实开行情况后,邢方民经常要频繁往返于火车站与中心站之间,对重点班列进行检查。有时遇到特殊天气原因和调度计划临时变动,半夜起来加班也是家常便饭。

  从一开始活不多,到现在琢磨怎样提高运输效率,邢站长的这份“幸福的烦恼”折射出中国与周边国家和世界各国不断密切的经贸合作。

  据中铁联集青岛分公司市场部经理张照宇介绍,近年来以中亚班列为代表的国际班列的货源结构也有了较大变化,由初期的大理石材、啤酒为主,发展到现在的汽车整车及零部件、家电、机床为主。

  不断加深的经贸往来为周边国家的人民带去的是实实在在的便利。28岁的塔吉克斯坦小伙艾明江即将从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毕业回国。他告诉记者,近几年家乡的家人朋友普遍感觉购买中国的商品越来越快捷了,商品也越来越多样化。

  “每次看到火车向远方缓缓驶去,一种使命感和自豪感都会油然而生。”邢方民说。

  青岛海关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6月至2019年5月,山东对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间进出口总值1560.5亿元,同比增长30.9%。其中,山东对吉尔吉斯斯坦进出口值4.4亿元,同比增长24.7%;对塔吉克斯坦进出口值2.8亿元,同比增长23.8%。(完)


责任编辑:张铭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