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望岳谈|从潍柴到重汽,谭旭光的药方为什么备受关注

2019-07-15 08:49 来源:大众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最近几天,潍柴、重汽、谭旭光都是绝对的“网红”“热词”。

  最近几天,潍柴、重汽、谭旭光都是绝对的“网红”“热词”。

   

  7月9日,山东省委机关报大众日报一版发表《潍柴动力,何以奔腾不息?》的长篇报道,对潍柴的成功之路做了全景式回顾和深入分析。

  7月13日,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到中国重汽调研。

  7月14日,大众日报头版头条发表《加强党的领导创新体制机制激发动力活力 以钉钉子精神推动国企改革各项任务落实落地》的消息,报道强调围绕推动国企改革、做好“六稳”工作,推动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

  潍柴、重汽、谭旭光,三个“网红式热词”传递着浓郁的时代改革气息,背后是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故事。

   

  ●前生今世

  中国重汽与潍柴曾经有20多年的隶属关系。

  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济南汽车制造总厂,始建于1956年,是我国重型汽车工业的摇篮,1960年生产制造了中国第一辆重型汽车——黄河牌八吨载货汽车。

  潍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由原潍坊柴油机厂联合境内外投资者发起设立。原潍坊柴油机厂创建于1946年,最初是一家修理枪械的小兵工厂,新中国成立后改行生产柴油发动机。

  1983年,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成立,潍柴、杭发等近20家企业被纳入,潍柴和重汽第一次由分到合。这一年,国务院引进奥地利斯太尔重型卡车技术,将发动机定点在潍柴、杭发生产。1989年,中国重型汽车工业联营公司改组为中国重汽集团,潍柴也是中国重汽的子公司。

  1977年12月22日,不满17岁的谭旭光进入潍柴工作。

  上世纪90年代末,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中国国企遭遇困境,中国重汽与潍柴相继陷入困境,资不抵债。1998年6月,年仅37岁的谭旭光被中国重汽任命为潍柴的厂长,身兼中国重汽副总经理,试图挽救濒临破产的潍柴。

  历经磕磕绊绊,2006年3月20日,山东省国资委决定,中国重汽持有潍柴的全部产权一次划归山东省国资委所有,中国重汽与潍柴从此分家。

  但是谭旭光和潍柴都与中国重汽的缘分未尽。

  2018年9月1日上午,济南市委在中国重汽正式宣布——任命谭旭光为中国重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重组之路

  “我到中国重汽来,不用有什么创新方法,把潍柴的药方拿过来套上就行。”今年1月24日,中国重汽集团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党委书记、董事长谭旭光如是道。

  其实,早在2018年12月18日中国重汽集团2019年商务大会上,谭旭光讲话早已经开宗明义:“潍柴是怎么管?重汽是怎么管?我就是要把潍柴的管理理念拿到重汽。”

  中国重汽与潍柴从拆分至今,10多年风雨征程,中国重汽与潍柴集团(后划归山东重工集团旗下)均已做大做强,跻身中国商用车行业第一梯队,二者为啥又要走在一起?

  重组重汽,是山东审时度势做出的战略决断。

  重组,一是外边的“狼来了”。按照计划,中国计划五年分三步放开汽车行业外资股比限制,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和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谭旭光说“狼真的来了”,潍柴和重汽分立不利于参与全球竞争,抱团重组,更有利于打天下。

  重组,二是国企改革势在必行。谭旭光说:“抱残守缺是国有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中国重汽同样存在。我到中国重汽后,收到上百封群众来信,不管问题是否属实,我也总结看了看,主要反映我们在思想观念、管理机制和发展生态等方面存在很大问题。这些‘残’和‘缺’,已经成为困扰中国重汽继续前行的重大障碍。”

   

  ●开出药方

  把潍柴的药方拿过来,用到重汽,是否是一味方子包治百病?

  面对这些质疑,谭旭光似乎很自信。重汽和潍柴原本就是一家,从水中来,知水之味,明水之深。

  谭旭光的自信,关键还是因为他自信有一味良药,能破解传统体制导致的“国企病”。谭旭光说:“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是市场经济的规律,任何企业都无法逃避。”

  据大众日报·新锐大众记者粗略采访观察发现:

  药方之一:市场是方向。“我们不是政府,我们是市场。”“我不是你们的老板,我们共同的老板是客户,是客户买不买我们的产品。”“什么叫市场?市场就是战场,市场就是命令,市场就是要求我们所有人必须遵循和服从。”

  药方之二:解决主业不突出的问题。强化重汽产品规划部门,剥离“房地产、物业、医院、客运等大量非主营业务和企业办社会职能”,轻松上阵,心无旁骛攻主业。

  药方之三:建立科学的考核评价制度,让能者上庸者下。重汽的“员工收入偏低”是当前影响重汽集团干部、技术、营销全员积极性的最大问题,要打破员工晋升论资排辈问题,“国企改革,就是要解决干部能上能下、职工能进能出、收入能高能低”,“不怕给干部职工高工资,就怕收入高了不能创造高价值”。“业绩导向……干好的,给钱、给股份、给票子、给帽子。解决“人员过多、人浮于事”的问题,外包人员立即归零。

  药方之四:建立科学的有针对性的职业发展通道,进入管理层要有门槛。“所有管理岗位一定是本科生、研究生和博士生,决不允许工人转管理岗位。” “技校毕业的可以发展成高级技师、工匠。”“领导干部是有标准的,不能靠请客、送礼、找关系就当管理干部”,干部职数、职位设置不能过多。

  药方之五:聚焦“核心竞争力”,实现技术全球领先。“一定要拥有最具世界竞争力的动力总成”“,要打造世界一流技术水平,牢牢抓住核心技术,坚持创新驱动,提高质量管控能力,降低采购成本,“打造“工程技术+科学技术+基础研究”三位一体的创新体系”。

  药方之六:坚持对外开放,放眼全球。“必须实现开放合作走出去,整合全球资源为我所用”,加强与全球著名的企业和科研机构合作,大胆开拓国外市场。

   

  从潍柴到重汽,谭旭光的药方为什么备受关注,说到底就是因为国企改革势在必行、引人注目。

  改革是国有企业的唯一出路,不改革,只有死路一条。山东是中国国有企业重镇,山东的国有企业改革趟出路径,其他地方的国有企业改革就不会是难题。让国有企业焕发出新的激情,孕育出更大的辉煌,呼唤更多的探索。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