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外卖员发生工伤事故向美团索赔 发现平台与其不存在劳动关系

2020-03-23 16:4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因没有直接与美团运营方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三快)签订劳动合同,美团外卖配送员被法院认定与北京三快不存在劳动关系,而这也使得外卖配送员出现工伤事故后几乎不可能从美团方面获得补偿。

  鲁网3月23日讯(记者 杨永明)因没有直接与美团运营方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三快)签订劳动合同,美团外卖配送员被法院认定与北京三快不存在劳动关系,而这也使得外卖配送员出现工伤事故后几乎不可能从美团方面获得补偿。

  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公示的一则裁判文书显示,沈某某称其于2018年1月入职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常州分公司(下称三快常州分公司),工作岗位为外卖员,但双方一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8年3月10日沈某某在送餐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

  沈某某表示,因三快常州分公司未给其缴纳工伤保险,致使其无法享受工伤待遇,给其造成重大伤害及损失,遂将三快常州分公司和北京三快诉讼至法院。沈某某的主要诉讼请求为,确认其与三快常州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

  北京三快则表示,公司是网络平台的运营者,三快常州分公司是出于网络监管的需要设立的,不参与运营,所以不同意沈某某的诉讼请求。

  为此,北京三快提供美团众包APP注册界面、众包平台服务协议和劳务协议,证明美团众包属于平台,不参与任何的实际交易;用户注册成为众包员时已经阅读、知悉并同意众包平台服务协议以及劳务协议。

  北京三快称,当用户按照注册页面提示填写信息、阅读并同意协议且阅读完全部注册协议程序后,已经阅读、理解并接受协议的全部内容,并与博悦人才服务(宁波)有限公司(下称博悦公司)达成一致,成为博悦公司劳务人员,众包员与众包平台之间不存在任何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等。

  据了解,上述博悦公司为北京三快的合作伙伴。博悦公司同意并认可劳务协议将通过众包平台予以展示,相关人员一旦按照相应流程完成众包平台注册并确认劳务协议,即与博悦公司达成劳务协议。同时,北京三快提供沈某某美团众包账户注册信息,证明沈某某在美团众包APP上成功注册,其已经阅读、知悉并同意与博悦公司签订劳务协议。

  针对北京三快的主张,沈某某称注册协议没有得到其认可,并进一步认为如果想要注册必须要点击阅读同意相关协议,这种行为属于损害劳动者合法权益的行为。

  庭审中,沈某某称其接受美团管理,并且每十天左右会到三快常州分公司办公地点进行述职总结。北京三快则表示沈某某系众包骑手,平台不对众包员作出任何限制;众包员按单计费,薪酬是由博悦公司支付的;业务培训是由博悦公司进行的,并不是由其公司或三快常州分公司组织的。

  一审法院认为,要确认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应从劳动关系的本质和构成要件出发,对建立劳动关系的合意、提供劳动情况、用人单位是否对劳动者进行管理、劳动报酬的支付等方面进行考量。

  本案中,法院认为,沈某某在注册众包骑手时的平台服务协议和劳务协议的协议主体并非三快常州分公司,沈某某虽主张与三快常州分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但其未举证证明三快常州分公司对其进行管理、向其支付劳动报酬,故其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最终,沈某某的上诉请求被驳回,法院确认沈某某与北京三快不存在劳动关系。

  除了上述案例之外,鲁网记者浏览了数起外卖配送员因在配送过程中出现工伤事故而试图将北京三快告上法庭索赔的案件。判决结果显示,被判定承担责任的均为与外卖配送员实际签订劳务协议的公司及其投保的保险公司。北京三快作为网络平台运营方,没有被要求承担责任。


责任编辑:徐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