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山东财经 > 正文

“大衣哥”一人带火乡村游,“手机”背后有着各自的生意经

2020-10-10 16:49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朱楼村,位于山东省菏泽市单县郭村镇,因是“大衣哥”朱之文的老家而远近闻名。

  鲁网·泰山财经10月10日讯(见习记者 于雅雯)朱楼村,位于山东省菏泽市单县郭村镇,因是“大衣哥”朱之文的老家而远近闻名。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十·一长假,村子里发生了一件大喜事,朱之文的儿子朱单伟大婚。婚礼并未在村子里举行,但村里有很多人去了现场,并用手机进行了全程直播,#大衣哥儿子结婚#的话题一度被推上微博热搜榜,婚礼视频播放量高达2800多万,数十万网友在线围观。

  一场婚礼,朱之文再度成为大众焦点,有媒体报道称,其儿媳妇陈亚男的社交账号仅结婚当天就涨粉35万,颇具网红潜质。

  9日,鲁网·泰山财经记者来到朱楼村,较十·一长假,这里稍显清静了不少,但每个路过朱之文家的人,都会动作一致地举起手机,朱之文仿佛天天活在村民和游客的手机里,而在手机背后,每个人好像又都在盘算着各自的生意经

  被“大衣哥”带火的乡村游

  赶着十·一假期的余温,鲁网·泰山财经记者前往朱楼村,其所在的郭村镇距离菏泽市单县城西有30公里,沿途一路似乎平平无奇,没有俊美的山川,也没有底蕴深厚的人文历史,村子的周围甚至还略显荒芜,但这里却因为“大衣哥”朱之文而远近闻名,吸引众多游客慕名而来。

  鲁网·泰山财经记者抵达时已接近中午,朱之文家大门两侧大红喜字依然鲜艳夺目,这是他儿子朱单伟前几天结婚时贴的,门前挂着的红灯笼随风摇动也显得喜庆而气派。

  2011年,朱之文因参与选秀节目正式步入演艺圈,随后“大衣哥”的形象火遍全国,今年已是其出名后的第十个年头。去年,郭村镇曾举办了首届美丽乡村游文化节,随后对外宣称要把“朱之文老家探访”纳入当地规划,着手准备乡村旅游线路。正如网友的点评,“一个人带火一个村”,其实毫不夸张。

  中午过后,鲁网·泰山财经记者发现朱之文家门口的人开始慢慢聚集,几乎每个人都举起了手机。几位路过的村民说,朱之文出门了,这会儿并不在家。其中有人告诉鲁网·泰山财经记者,村里较十·一长假期间算是清静了不少,“现在这些人算少的,放假的时候人很多,一次能达到四五十人。”

  人群中,有人对着朱之文的家门口唱起了歌,他叫程文艺,爱好唱歌,是从济宁赶来的游客,他说这次是慕名而来,“平时经常看到关于‘大衣哥’的直播,我也喜欢唱歌,想来见见真人。”鲁网·泰山财经注意到,就在程文艺唱歌的同时,四周的人赶紧又把手机对准了他。

  紧挨着朱之文家,有处人家门前特制了“大衣哥演出接待室”的招牌,门口挂着一件印有朱之文照片及“大衣哥”字样的文化衫,店内摆有咸鸭蛋、坚果之类的礼盒,包装上也都是印有朱之文的形象。据老板介绍,有外地人来过一趟就会顺便买一箱两箱带走,也有人会买文化衫作为纪念。

  鲁网·泰山财经记者在村子里还看到,有的墙面上打出了出租住宿的广告,可为游客提供餐饮住宿等服务。

   借叔叔之名

  朱之文家对面,“大衣哥农家乐”的招牌则更为显眼,店门口还直直地竖着手机支架,对准朱之文的家正在进行直播。就在大家等待朱之文的间隙,不时有人进出这家农家乐,其间有人是来吃饭的,也有人是来店里嬉笑聊天,这里也就成了村里除朱之文家之外最热闹的地方。

  鲁网·泰山财经记者注意到,农家乐里有个小院子,跟朱之文家门前一样,挂着喜庆的红灯笼,但整体空间不算大,却可以同时提供餐饮和住宿服务,其中有2个房间供游客吃饭,其余几个房间用来住宿。点餐时,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也都印有朱之文的人物形象,菜品多为农家菜,荤素搭配丰富,凉菜大都为12元,家常炒菜和汤类在16元左右,荤菜30元到60元不等。

  吃饭间隙,鲁网·泰山财经记者见到了正在帮忙上菜的店老板,而他的长相与朱之文颇有几分相似,经询问得知,他是朱之文的侄子朱单祥(音)。

  “国庆期间游客多,生意很好,一天最多可以接待10来桌。”朱单祥说,他此前在青岛做餐饮,这家农家乐是在一个多月之前才开业,他对现在店里的生意还算满意。借着叔叔的名气,村里人气很旺,很多人来店里,除了吃饭,还会跟他打听叔叔的一些事情,问得多了,他现在也很谨慎,特别是有自称媒体记者前来采访时,他都会很警惕地让对方出示证件。

  而在开农家乐之余,朱单祥还有一份兼职,那就是直播。“网友评论说我长得跟叔叔很像”,朱单祥的手机正对着朱之文的家门口,鲁网·泰山财经记者看到,当前显示的在线观看人数有4300多人,“我的(直播账号)还不大行,现在的粉丝数还不到1万,我家儿媳妇的账号粉丝要比我多得多。”

  当鲁网·泰山财经记者向他询问直播的收益情况时,朱单祥摇了摇头,嘴上连连说着“挣不了几个”。 朱单祥的直播账号取名为“大衣哥在朱楼村”,鲁网·泰山财经记者以“大衣哥”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仅从抖音一家短视频平台显示的相关用户就有将近150个,其中不乏“大衣哥经纪人”“大衣哥对门”“大衣哥邻居”等,粉丝数多的能超百万。

  

  邻村的也来直播蹭热点

  “朱之文回来了!”下午临近3点,不知谁喊了一声,然后有20几个人一拥而上,瞬间将朱之文围在了家门口。人群中,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正娴熟地用手机拍摄短视频。鲁网·泰山财经记者询问得知,他叫朱西卷,就住在朱之文家附近。

  朱之文在家门口坐了一会儿就进了家门,前后出现的时间不过几分钟,有人因为手机没有拍到好的角度而懊恼不已。朱西卷却淡定很多,他还给鲁网·泰山财经记者看了他之前拍的短视频,显示的浏览量都不低,其中有条关于朱之文儿媳妇的视频浏览量竟然高达800多万。“拍摄的视频内容体现的正能量越多,浏览量也会越多。”他现场讲起了拍短视频和直播的经验,分享了不少独家技巧。

  鲁网·泰山财经记者在村子里走访了解到,村民对直播、短视频已习以为常,有一些嫁到本村的儿媳,平时空闲时也会来靠直播朱之文赚钱。

  除了本村村民以及慕名而来的外地人,邻村的村民也时常忍不住来直播蹭蹭朱之文的热度。采访过程中,鲁网·泰山财经记者偶遇了一位李姓村民,她自称来自隔壁村。

  “我觉得抖音平台相较其他短视频平台赚钱多一些,完成抖音上的任务,并有七八千的点赞、几万多的播放量,这个作品大概可以挣到一两千块钱。”但在她看来,这钱也并不好赚,直播或者发布与朱之文有关的短视频看似简单,其中却也有不少技巧,很多是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如果刚开始玩儿的话,可以买点赞和评论,一个是一块钱,平时还可以多绑几个群,让家人和朋友给你的作品点赞,刷播放量。”她还分享到,作品不能乱发,“要发相同类型的,这样播放量才能多”。

  最后,她得意地说道,“我昨天刚来,在抖音上也赚了几百块了。”


责任编辑:吴奕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