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上市公司信息 > 正文

中捷资源81亿元定增谋转型 或成德隆系囊中物

2015-06-30 09:51 来源:时代周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停牌9月有余的中捷资源在6月22日晚间公布定增预案,拟转型资源性行业:以6.30元/股的价格向玉环捷瑞、宁波裕盛、宁波雨博等共计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13亿股,募资81.9亿元。所募集资金将用于收购江西金源 95.83%股权、收购兴邦资源 60.00%股权,并投资江西金源改扩建项目、江西铜鼓野生采集有机加工项目、云南金塬有机果蔬加工项目、后贝加尔边疆区有机农牧业项目和阿玛扎尔林浆一体化项目等。

  继去年入股中捷资源(002021.SZ)之后,不甘寂寞的“德隆系”或又主导了一场逾80亿元的定增预案。

  中捷资源

  停牌9月有余的中捷资源在6月22日晚间公布定增预案,拟转型资源性行业:以6.30元/股的价格向玉环捷瑞、宁波裕盛、宁波雨博等共计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13亿股,募资81.9亿元。所募集资金将用于收购江西金源 95.83%股权、收购兴邦资源 60.00%股权,并投资江西金源改扩建项目、江西铜鼓野生采集有机加工项目、云南金塬有机果蔬加工项目、后贝加尔边疆区有机农牧业项目和阿玛扎尔林浆一体化项目等。

  不过,时代周报记者却发现在10名定增对象中有8家成立于今年2-6月份之间,似专为此次定增而来。并且,多家公司与“德隆系”有着或多或少、或明或暗的关系。不仅如此,在收购标的江西金源的背后也隐现着德隆旧部的身影。

  上述操作手法,市场并不陌生。与鼎盛时期“德隆系”的资本运作手法及投资方向都存在多重类似之处:先期入驻企业,而后再通过资产注入方式逐渐实现控股。由此来看,中捷资源或将成为“德隆系”旧部的囊中之物。

  募巨资转型

  中捷资源此次拟募集资金81.9亿元,这一募集规模甚至远超过其不过65亿元的总市值。

  在81.9亿元的募资当中,有超过35亿元用在了江西金源身上:15.81亿元用于收购江西金源95.83%的股权,9.74亿元用于江西铜鼓野生采集有机加工项目,7.36亿元用于云南金塬有机果蔬加工项目,2.16亿元用于江西金源改扩建项目。

  江西金源主要从事有机农产品(000061,股吧)的生产、加工和销售,2014年营业收入6.4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11亿元。

  另外,募资中还有3.6亿元用于收购兴邦资源 60.00%股权,并投入13.23亿元用于阿玛扎尔林浆一体化项目。该项目为兴邦资源的主要资产,目前正处建设阶段,产品的生产由位于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阿玛扎尔镇的境外公司北极星实现。截至2014年底,兴邦资源的营业收入为4731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4332万元。

  还有30亿元用于后贝加尔边疆区有机农牧业项目。这一项目旨在利用俄罗斯后贝加尔边疆区的生态环境优势和土地资源,并由中捷资源子公司浙江华俄兴邦投资有限公司进行有机绿色农业产业开发,建设饲用小麦种植基地、生猪和肉羊养殖基地、屠宰加工及冷藏设施等。

  2015年6月,华俄兴邦与后贝加尔边疆区政府签订了相关协议,约定华俄兴邦向后贝加尔边疆区政府租赁11.5万公顷荒地和牧场,租赁期限为49年。

  中捷资源表示:“公司现有业务盈利能力下降,需要开拓新的业务领域提升盈利能力。”目前,中捷资源的主营业务为工业缝纫机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本次募投项目实施后,公司将快速进入以农、林、牧产品生产和深加工为主导的资源导向型行业。

  近年来,中捷资源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降。曾经的“缝纫机第一股”,风光不再。

  2014年,中捷资源的营收12.48亿元,相比2013年的14.14亿元下降11.8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则从2013年的4238万元下降至302万元,下降幅度为92.88%。

  实际上,中捷资源在此前也曾尝试多元化,涉足矿业。2012年6月,当时股票简称仍为“中捷股份”宣布,拟收购内蒙古突泉县禧利多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2014年3月,中捷股份再次披露,拟收购贵州省内镇艺煤矿、湘发煤业、鹏程煤矿、钟山一矿、通达煤矿等五个煤矿资产。

  2014年11月,中捷资源将经营范围扩展至矿业资源及能源的投资,公司全称由“中捷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中捷资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由“中捷股份”变更为“中捷资源”。

  但更名并未改变公司的颓势。今年一季度,中捷资源营收下滑28.31%,亏损1603万元,下降幅度达到194.79%。

  似已成“德隆系”囊中物

  停牌期间的中捷资源,经历了大股东和二股东相继破产重组的窘况,股权疑似落入“德隆系”旧部手中。

  2月15日,中捷集团管理人与宁波沅熙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中捷集团管理人拟向宁波沅熙转让持有的中捷资源16.42%股份,转让总价款为8.02亿元。转让完成后,中捷集团将不再持有中捷资源股份;宁波沅熙将取而代之,成为第二大股东。而宁波沅熙,也与德隆有着莫大(博客,微博)关联。

  宁波沅熙,成立于2015年2月5日,余凯锴出资2700万元;杭州冠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300万元,为企业法人代表。杭州冠泽投资股东为余凯锴和许全珠。2013年,许全珠曾代表杭州索思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参与过浙江上市公司美都能源(600175,股吧)(600175.SH)收购美国WAL公司。

  杭州索思邦则成立于2011年7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人代表为朱晓红。朱晓红是“新德隆系”资本运作的重要平台—梧桐翔宇的股东,也是重组伊立浦(002260,股吧)的关键人物。

  “德隆系”旧部入驻中捷资源后,随即对人事进行大换血,董事长兼总经理马建成、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刘昌贵也均有德隆色彩。至于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万钢本人,中捷资源并未公告其具体个人信息。新潮实业(600777,股吧)此前也曾有一位董事名为万钢,曾长期任职于新疆金融机构,而新疆正是当年德隆的起家之地。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这一次定增,至少有3家公司与“德隆系”之间有着微妙关系。

  定增预案显示,本次定增对象为玉环捷瑞、宁波裕盛、宁波雨博、上海爽达、上海喜待、宁波万福、北京天晟、上海哲萱、宁波骏及深圳名正。

  除北京天晟之外,其余9家均于今年2-6月份成立。从时间上,这些公司好像就是专为此次定增而设立。

  玉环捷瑞,为中捷资源控股股东浙江中捷环洲供应链集团实际控制人万钢旗下公司。本次发行前,中捷环洲持有上市公司 1.2亿股,持股比例为 17.45%。发行完成后,玉环捷瑞持股比例上升至21.96%。

  此外,本次发行对象中,宁波裕盛、宁波雨博和宁波骏和的成立时间分别是今年6月10日、6月12日、6月11日,注册地址均位于宁波高新区扬帆路999弄5号,并且与今年2月份成为中捷资源二股东的宁波沅熙同在一栋建筑,只不过宁波沅熙注册于301-13室,而上述三家公司分别注册于366室、371室、368室。

  从多种巧合来看,上述4家公司即有可能属同一实际控制人,即“新德隆系”。

  时代周报记者进一步查询发现,在宁波裕盛、宁波雨博的出资结构中,渤海信托分别占比33.33%及97.80%。而早在2014年6月,中捷环洲通过定增斥资4.75亿元获取中捷资源1.2亿股股份时,其资金便来自于渤海信托专为其打造的信托计划,即“渤海信托中捷环洲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据报道,渤海信托高层与原德隆核心人物曾有渊源。

  收购江西金源早有预兆

  不仅收购方与“德隆系”紧密相连,被收购方也与德隆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注入中捷资源之前,“德隆系”或早已先行控制江西金源。

  江西金源成立于2004年7月,创始人陈庚生曾是一名律师。他毕业于北京大学,曾任过摩根士丹利在中国的首席法律顾问,并联合北大校友创办了国枫律师事务所。正当陈庚生的律师事业蒸蒸日上时,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选择跨界进入有机农业,并投入了自己的7000多万全部家当。

  江西金源采取“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严重依赖产业上游的种植大户、专业种植合作社,且生产基地局限于万载县,经过快速发展后,江西金源进入了瓶颈期。

  2007年,资金短缺的江西金源引入了软银赛富、德同资本的千万级美元投资,并签下对赌协议—2008年利润做到7500万元。最终,陈庚生对赌失败,持股因此遭到稀释。

  从江西金源的股权结构来看,宁波伟彤、宁波元裕、万载康美和宁波瑞泓和苏州龙跃分别持有33.39%、13.23%、38.12%、11.09%和4.17%的股权。除去苏州龙跃所持的4.17%,其余皆在中捷资源的收购范围之内。时代周报记者致电陈庚生,对方不愿多谈,以“我现在是一个农民,不善于跟媒体交流”为由婉拒了采访要求。

  2014年3月,在赛富、国际金融公司等退出江西金源时,宁波伟彤得以进入江西金源。实际上,宁波伟彤也暗藏着“德隆系”的影子。

  杭州索思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13%,渤海信托持股98.87%。执行事务合伙人杭州索思邦的委派代表为朱晓红。索思邦投资、渤海信托及朱晓红均疑似与“德隆系”有关。


责任编辑:刘东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