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上市公司信息 > 正文

步长制药发澄清公告 昔日“次新股之王”被指洗白无力

2018-01-03 08:53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一篇名为《一名新财富金牌分析师烧掉 700 亿现金需要多长时间?‘次新股之王’步长制药 700 亿市值覆灭记》的文章席卷网络。文中指出,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步长制药.603858.SH)市值崩盘、前景堪忧。面对“口诛笔伐”,昔日的“次新股之王”很快拿出态度,发布公告对文章内容做了澄清。

   

  图片来自网络

  鲁网1月3日讯(记者 王琦崴)近日,一篇名为《一名新财富金牌分析师烧掉700亿现金需要多长时间?‘次新股之王’步长制药 700 亿市值覆灭记》的文章引起了广泛关注。文中指出,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步长制药.603858.SH)市值崩盘、前景堪忧。面对媒体关注,昔日的“次新股之王”很快拿出态度,发布公告对文章内容做了澄清。然而,业内人士认为,从公告内容来看,“步长制药”的回应并不硬气,甚至坐实了对方的说法。

  明星新股半年市值蒸发500亿

  步长制药为何被称为“次新股之王”?这一切要从两年前说起。

  2016年11月18日,步长制药以年内最高发行价55.88元/股登陆上交所主板市场,首日涨幅达44%,股价在八个交易日翻了近3倍,公司市值超过1000亿。据估算,如果投资者有幸高位抛售,一签股票可赚10万元。

  可是好景不长,仅仅半年多以后的2017年5月23日,步长制药收盘价跌至69.17元,创下上市半年来新低,已逼近上市发行价格,总市值较上市之初蒸发500多亿。到了2017年年末,股价已跌破发行价,总市值缩水700亿。

   

  巅峰过后步长制药“一路向低”

  步长制药2016年年报显示,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69亿元,从上市前的36.36亿元大幅下降,同比下滑49.97%,步长制药对此解释为资本行为,公司2015年取得通化谷红制药、吉林步长制药两家企业控制权,实现非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取得了投资收益17.08亿元,均为2015年度的非经常性损益,而2016年未再发生此类交易。

  新媒体称步长制药“搞事”

  2017年12月28日,一位笔名“蓑笠翁”的作者通过新媒体平台“市值风云”发文,名为《一名新财富金牌分析师烧掉 700 亿现金需要多长时间?‘次新股之王’步长制药 700 亿市值覆灭记》,对步长制药“冷嘲热讽”,从4个方面呛声昔日的“次新股之王”。

   

  “蓑笠翁”呛声步长制药

   文章中说,步长制药顶着当时两市最贵新股的光环登陆上交所,在短暂的辉煌后“飞流直下三千尺”,股价跌破发行价后仍一路向下,公司市值一年蒸发700亿。“如果雇佣一个新财富金牌分析师来烧700亿现金,一年时间能烧完吗?测算下来,大概每天要烧2个亿,2个亿是多少呢?一天能烧完吗?”

  文中又说,步长制药在上市前通过取得通化谷红制药、吉林步长制药的控制权,提高了公司估值。步长制药在“11年至14年持续亏损,15年刚刚实现盈利,全年净利润区区1105.3万元,净资产区区2164.13万,就连总资产也不过是区区4834.51万元,估值能达到38亿?”

  文中还说,步长制药的主要产品丹红注射液被多个省市纳入了辅助与重点监控用药目录,被严格限制使用。

  文中另外指出,作为一家新上市公司,步长制药却“玩起车轮并购”,是“多找些兄弟一起来搞事”。

  文章发布后,被多家网络媒体转载,引起业界一篇哗然。

  专家质疑澄清公告“洗白无力”

  2017年12月30日,步长制药针对该文章,发布了澄清公告,一共从7个方面对于文章提出的质疑做了回复,包括: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母公司净利润下降49.97%的合理性;公司销售费用占比较高的合理性;公司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较小;公司收购吉林步长制药95%股权和通化谷红制药100%股权后,确认的商誉金额约为50亿元的合理性;公司收购通化谷红制药100%股权和吉林步长制药95%股权,两次评估值差异的合理性;公司主要产品丹红注射液被多个省市纳入了辅助与重点监控用药目录,被严格限制使用。公司高溢价投资快方科技、北京普恩、新博医疗主要考虑及合理性。 

  然而,在多位业内人士眼中,这篇公告像是一篇“无力的洗白文”。 

   

  原红岭创投的顾问师宋先生表示,澄清公告并未驳斥“蓑笠翁”的文章是不实谣传,仅仅是针对文章内容做了梳理和自辩。比如,“蓑笠翁”称步长制药在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母公司净利润下降49.97%。步长制药对此的说法是:公司利润大幅度减少,并不是由于当年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下降导致的。“这种说辞不够理直气壮,好像是在变相的告诉读者,文章中的内容是有事实依据的,只是作者没能理解我们的本意。”

  山东某医药公司的市场总监李先生说,“蓑笠翁”质疑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占比较高、研发投入比例较小、收购两家药企具有不合理性。步长制药在公告里罗列了详细数据作为回复。“事实上,这些数据并没有起到洗白的作用,反而印证了文章的说法。收购两家公司的股权,虽然在纸面上为步长制药新增了几种产品,但是没有在产品研发和市场份额方面带来明显的助力。最大的好处,还真的就是让步长制药的估值翻了几番。”


责任编辑:王雅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