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新三板频道 > 研报 > 正文

新三板挂牌企业跌破万家 济南企业摘牌领跑

2019-05-28 17:22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鲁网记者梳理发现,很多企业正在逃离新三板。今年以来申请摘牌的新三板企业已有686家,2019年5月28日新三板挂牌企业数为9999家跌破万家大关,时间似乎穿越回了两年半前:2016年12月19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数量突破10000家。

  鲁网528日讯(记者 季明智)鲁网记者梳理发现,很多企业正在逃离新三板。今年以来申请摘牌的新三板企业已有686家,2019528日新三板挂牌企业数为9999家跌破万家大关,时间似乎穿越回了两年半前:20161219日,新三板挂牌公司数量突破10000家。 

  686家企业摘牌新三板 跌破一万家大关 

  (图为近三年全国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变化) 

     鲁网记者发现527日,全国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为10001家,528日这个数量就跌到了9999家,相较今年11日的10685家,在半年的时间内摘牌企业数量达到686家。 

  记者发现,在2017年初全国挂牌新三板企业为10183家,到了2018年初,挂牌企业陡增1430家,达到11613家。在这一年,新三板企业迎来挂牌高峰,但在高峰过后的2019年,新三板挂牌企业呈现出回落的态势。 

  三年内154家新三板鲁企摘牌 济青烟领跑 

  (图为近三年济青烟三市摘牌企业) 

  山东作为经济大省,在全国新三板市场共有596家挂牌企业。自2017年来共有154家鲁企陆续从新三板摘牌,济南最多共有32家,其次为青岛的26家和烟台23家。山东这三个经济大市合计摘牌企业数量占到摘牌总数的一半还多。 

  在挂牌数量方面,虽然济青烟三市摘牌数量在全省排在前列,但挂牌数量同样位居前三甲。省会济南市以141家新三板企业“一马当先”,青岛市以109家新三板企业位列第二,烟台市61家企业位列第三。 此外,威海、淄博两市分别以42家新三板企业并列第四,潍坊以37家企业紧随其后, 位列第五。枣庄、日照、菏泽分别以9家、8家、4家企业位列山东16地市后三位。 

  (图为除济青烟三市外山东其他地市摘牌情况) 

  总体来说,山东企业摘牌总体规律基本与全国新三板市场吻合。 

  不少企业摘牌转战IPO 

  在山东154家企业摘牌中,有104家企业摘牌前处于盈利状态,而对于摘牌也是存在各种各样的原因,其中最为蹊跷的是山东宏济堂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宏济堂.838658.OC),摘牌前其实现净利2.2亿元并融资2.6亿元。但挂牌仅9个月后便选择在新三板摘牌。对于摘牌原因当时宏济堂称是要战略发展规划调整。但记者查阅宏济堂公转书发现,其一系列动作或与挂牌前的两纸对赌有密切关系。 

  记者了解到,20157月,宏济堂当时的第二大股东力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16.32%股权以5.5亿元的对价转让给了9家战略投资者并在股权转让设置了对赌条款。  

  条款显示,如果宏济堂2015年扣非净利润低于1.7亿元,投资方应按公式向投资方进行现金补偿。但宏济堂2015年扣非净利达到1.66亿元,并未完成对赌业绩,触及了估值调整条款。但在二级市场交易情况并不算活跃,并未发现投资机构进行减持套现行为的情况下。这就意味着,按照对赌条款,宏济堂得在20181231日前实现A股上市。但截至目前,宏济堂接受上市辅导的消息还没有音讯,实现上市将是遥遥无期的事情。 

  此外,在摘牌企业中,净利7522万元的韩都衣舍电子商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韩都电商.838711.OC)目前正在IPO排队之中,其201612月挂牌新三板基础层,在新三板停留近1年的时间后将目光瞄向了更大的资本市场,据其最近一期的财务数据显示,摘牌前实现净利7522万元。从2017125日开始韩都电商便已进入辅导期,一年半的时间处于上市的排队阶段,像华丰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华丰动力.837398.OC)、山东中农联合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农联合.871103.OC)等一众企业也都正处在排队上市阶段。这些企业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完成“上市梦”。 

  此外,也有已经华丽转身进入A股市场的,像青岛昌盛日电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昌盛日电.835154.OC)16.3亿购买了A股上市公司美达股权(000782.SZ),从而借壳进入A股市场。以曲线的形式完成资本市场的蜕变。 

  违规造假、业绩亏损成亏损企业摘牌主因 

  有在新三板发展壮大谋求更大资本市场的,也有落魄在新三板而离开的。山东实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T实杰.834981.OC)作为近三年山东新三板摘牌企业的亏损王,在退出新三板前净利亏损高达2.66亿元,比所有净利亏损企业的总和还多。作为A股上市公司沃森生物的子公司,ST实杰在2015年登陆新三板后,踌躇满志的公布了2.69亿元的融资计划,但随着一纸处罚彻底结束了其新三板生涯,ST实杰因违法行为被撤销及收回 GSP 认证,山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其作出了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的行政处罚。一纸处罚将其打回原形,前途无望的ST实杰宣布在新三板摘牌。 

  有违规摘牌的也有造假清退的,山东鑫秋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T鑫秋.832268.OC)因3份定期财报造假,涉及虚增8837万元营业收入,被全国股转公司勒令摘牌。 

  此外像烟台同立高科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同立高科.430533.OC)、山东劲牛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劲牛股份.838339.OC)等企业因连续亏损,从而退出新三板市场。 


责任编辑:季明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