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新三板频道 > 政策 > 正文

网贷“爆雷”潮下,新三板上的“遇难者”与幸运儿

2018-07-06 17:06 来源:新三板在线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天雷滚滚”,网贷行业出现新一轮的“爆雷”潮。7月1日网贷第三方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以来,包括钱满仓、唐小僧、联璧金融、图腾贷等70余家网贷平台出现资金兑付问题,并有失联、跑路等恶性事件发生。

  “天雷滚滚”,网贷行业出现新一轮的“爆雷”潮。7月1日网贷第三方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以来,包括钱满仓、唐小僧、联璧金融、图腾贷等70余家网贷平台出现资金兑付问题,并有失联、跑路等恶性事件发生。

  仅在6月19至26日一周时间,全国就有42家P2P平台出现问题,曾经的四大“高返利”网贷平台——雅堂金融、钱宝网、联璧金融、唐小僧已全部“爆雷”。

  网贷行业的这一波“雷潮”也波及到新三板挂牌公司,近期“巨如系”网贷平台创始人胡立勇跑路导致挂牌公司恒略智汇(838527)经营陷入停摆状态,早前钱宝网创始人张小雷投案自首更是牵连到雅格股份(831748)、汇能科技(831843)等多家挂牌公司,导致其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

  不过,也有像弘祥隆(430112)这般的幸运儿,在股转公司层面的干预下有幸未被网贷“染指”而躲过一劫,还有数千名投资者被监管层“挽救”而避免了巨额损失。

  6月52家网贷平台“爆雷”

  刚过去的6月,对于网贷投资者来说是悲伤的一个月份,因为这个6月是整个P2P行业有史以来出现问题平台最多的一个月。

  有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842家,相比5月底减少了30家。6月以来,包括钱满仓、唐小僧、联璧金融、图腾贷等70余家网贷平台出现资金兑付问题,并有失联、跑路等恶性事件发生。

  仅6月19至26日一周时间,全国共计有42家P2P平台出现问题。曾经的“高返利”平台唐小僧、联璧金融双双遭遇警方介入调查;花果金融、米袋计划等多家民营系网贷平台出现跑路或兑付困难等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整个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66家,其中问题平台52家(提现困难49家、跑路3家),停业平台14家。截至2018年6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达到4334家。

  有网贷从业者表示,近期网贷行业问题平台数量大增的主要原因是网贷行业持续暴露的风险使得监管趋于严格,在监管高压下,本身就存在流动性问题的平台就很难扛得住。

  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认为,不少投资人由于监管不明朗而对网贷市场信心不足,而平台为了吸引投资人,加大了营销活动力度,平台成本进一步上升。叠加资金面紧张,优质资产的匮乏等因素影响,近期问题平台数量大增。

  此外,张叶霞指出,不少网贷平台即使无法满足监管合规的要求,仍然不愿意良性退出,甚至采用发假标和高息高返的手段来吸引投资人,为平台续命,在强监管和负面舆论下,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平台跑路。

  7月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官微发文称,将进一步加强监测平台建设,协助各地监管部门进行风险防范,分地分类监测不同区域间的互联网金融风险,多方位切断互联网金融风险来源。

  挂牌公司受牵连陷“泥潭”

  网贷行业的“雷潮”也波及到新三板挂牌公司,近期“巨如系”网贷平台创始人胡立勇跑路导致挂牌公司恒略智汇经营陷入停摆状态。

  5月25日,恒略智汇主办券商光大证券公告称,恒略智汇目前与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胡立勇失联,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胡立勇可能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逃。

  5月30日,恒略智汇发布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失联的重大风险提示性公告。恒略智汇坦言,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可能无法正常履行职责,公司目前的业务处于暂停状态,恢复时间视情况另行确定。根据公司目前的情况,公司持续经营及内控治理均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事实上,今年1月2日,恒略智汇董事会才任命胡立勇为公司董事长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让人意外的是,成为恒略智汇董事长4个月多月后,胡立勇被曝出可能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逃。

  与恒略智汇有相似遭遇的还有星贝尔(834575)。因网贷平台蛙宝网出现资金短缺问题,蛙宝网实控人孙文被曝出卷款跑路,孙文在新三板置办的“壳”公司星贝尔因此面临实控人失联、唯一收入来源被查封等多重风险,游走在生死边缘。

  6月22日,星贝尔主办券商中银国际证券公告称,2018年1月10日以来,中银国际证券持续督导人员持续尝试与星贝尔董监高人员联系。截至公告发布日,部分董监高人员已接通过电话,表示知道公司被查封,但具体事情不清楚。星贝尔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孙文仍无法取得联系,子公司沃购网络仍处于查封状态。

  中银国际证券表示,鉴于上述情形,星贝尔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持续关注公司的经营情况。

  值得注意的是,蛙宝网出现资金短缺危机或因此前另一网贷平台钱宝网的崩盘,其创始人张小雷向南京公安投案自首后引发众多投资者恐慌,造成多个类似平台发生挤兑事件,蛙宝网或是其中之一。

  曾经对外宣称要拯救新三板的张小雷投案自首,也牵连到挂牌公司雅格股份。3月26日,雅格股份公告称,因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小雷、股东张小悦涉嫌违法犯罪,二人所持有雅格股份的股份被南京市公安局北新区分局司法冻结,冻结股份数量为1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1.54%。

  此外,厚藤文化(836150)也被网贷平台橙旗贷“连累”遭查封而陷入停摆。3月5日,厚藤文化主办券商东方财富证券发布公告称,因厚藤文化实际控制人张桂英的配偶陈志军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公安部门逮捕调查,陈志军出任法定代表人的橙旗金融(“橙旗贷”的运营主体)被查封,厚藤文化牵涉其中,办公场所也被查封。

  受此影响,截至2018年7月3日,厚藤文化仍未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将被强制摘牌。东方财富证券近期发布的一则风险提示公告显示,截至6月29日,厚藤文化办公场所仍未解封,公司业务人员基本离职,正常的审计工作无法开展。

  监管层“救出”的幸运儿

  新三板上有被网贷“爆雷”牵连而游走在生死一线的“遇难者”,当然也有躲过一劫的幸运儿,弘祥隆、汇能科技就是这样的幸运儿。

  曾扬言要在新三板上收1000个“壳”的张小雷一度将“魔爪”伸向弘祥隆、汇能科技等多家挂牌公司。2015年12月,弘祥隆、汇能科技先后发布收购报告书。网贷平台钱宝网创始人张小雷拟以现金方式按1元每股的价格认购弘祥隆非公开发行的2000万股,认购完成后张小雷持有弘祥隆64.06%的股份,成为弘祥隆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汇能科技发布收购报告书显示,张小雷拟以现金方式按2.5元每股的价格认购汇能科技非公开发行的300万股,认购完成后张小雷将成为汇能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控股股东)。随后张小雷将适时调整汇能科技的董事会成员,成为汇能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收购报告书发布后,各项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在此期间,张小雷按时缴纳定向发行的认购款,各中介机构也按时出具相应的文件。

  眼看张小雷收购弘祥隆、汇能科技成为定局,突然在2016年11月1日,弘祥隆、汇能科技同时宣布终止上述收购事项,终止理由也如出一辙,“因客观环境的改变等原因,原合同履行基础发生重大变化,为了保障投资者利益,综合考虑公司发展规划及目前资本市场变化等各项原因,公司决定终止股票发行和收购相关事宜。”

  对于收购汇能科技、弘祥隆失败,张小雷则给出了更直观的理由,张小雷曾表示是由于全国股转公司的介入导致其收购汇能科技、弘祥隆失败。

  值得一提的是,汇能科技虽未被张小雷收购,但也受到了钱宝网崩盘的影响。今年1月9日,汇能科技公告,公司股东张小悦持有的149.3万股股票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28.18%。

  此张小悦正是出任钱宝网监事的张小悦。汇能科技此前发布的收购报收书显示,张小悦和张小雷二人系兄弟关系,张小悦是江苏钱酒汇娱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江苏钱宝信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监事。

  2015年11月27日,张小悦通过股转系统买入陈贵军、王苏等18人持有的汇能科技流通股149.3427万股。截至2017年12月31日,张小悦合计持有汇能科技流通股149.3427万股,占比28.18%,为其第二大股东。

  所幸的是,汇能科技称,本次股权司法冻结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与汇能科技、弘祥隆同样幸运的还有泡宝网数千名准投资者。

  2015年底,张小雷在新三板“扫货”,虽有如汇能科技、弘祥隆因监管干预而幸免于难的,也有不幸被张小雷收购成功的,已摘牌的泡宝网就是其中之一。

  张小雷入主泡宝网后,在其创办的网贷平台钱宝网上抛出一个兜售泡宝网股权的融资项目——钱宝应用市场和游戏发行业务新三板股权申购确权项目,该项目计划以每份2.14万元的价格,向7741位投资者销售2.5万个“钱宝份额”,预计募集资金1.66亿元。据该项目介绍,“钱宝份额”将于2016年4月折换为泡宝网股票。

  好在项目实施不久后,泡宝网主办券商就发现了问题,并上报给监管部门。2015年9月,证监会山东监管局下发关注函,认定以张小雷为首的钱宝网管理层上述行为违反新三板转让规定,并构成非法发行证券。

  在监管压力下,张小雷赎回已售出份额。截至2016年11月14日,该项目涉及的7741份“钱宝份额”赎回完毕,数千名原本计划通过钱宝网销售产品进入泡宝网的投资者,逃过一劫。


责任编辑:张铭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