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园区经济 > 产业聚焦 > 正文

贝因美承销协议现代工产品 遭洋股东恒天然减记处理

2017-09-27 10:5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9月25日,全球最大乳制品加工企业、同时也是贝因美二股东的恒天然公布2017财年业绩。据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牧德在投资者业绩会议上透露,恒天然已经对在贝因美的投资进行价值减记处理。

 

  导读

  9月25日,全球最大乳制品加工企业、同时也是贝因美二股东的恒天然公布2017财年业绩。据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牧德在投资者业绩会议上透露,恒天然已经对在贝因美的投资进行价值减记处理。

  近日,正值渠道转型的贝因美(002570.SZ)遭到洋股东“减记”处理,再次触发外界对其经营状况的担忧。

  9月25日,全球最大乳制品加工企业,同时也是贝因美二股东的恒天然公布2017财年业绩。据集团首席执行官施牧德在投资者业绩会议上透露,恒天然已经对在贝因美的投资进行价值减记处理,针对其在贝因美的股权价值“减记3500万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1.685亿元)”。

  自去年假冒奶粉事件后,贝因美业绩一蹶不振,加上渠道转型、奶粉新政等多重因素影响,就连原本预告将扭亏的上半年业绩也突然“变脸”,最终录得亏损3.68亿元,同比下降71.86%。

  25日,贝因美公告披露,分别与纽菲特乳业(成都)有限公司和常州市千家万铺商贸有限公司,签署了合计含税13.80亿元的总承销协议。至此,贝因美已经累计签订7份总承销协议,累计目标销售金额为36.8亿元,当中除了有贝因美的产品以外,还有代工产品。

  “代工是为了消化产能、增加收入,让公司先‘活’下来。”乳业专家宋亮认为,选择从经销商模式转为总承销模式,作为生产商的贝因美可以降低成本和运营风险,但同时也会对品牌带来一定弱化。

  承销协议首现代工产品

  贝因美在公告中披露,近日公司与纽菲特乳业(成都)有限公司和常州市千家万铺商贸有限公司分别签署了《贝因美(注册奶粉品类)总承销协议》。根据协议,贝因美工厂将在明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负责澳多灵、贝多灵等品类配方注册奶粉的生产,纽菲特则负责承销合作产品及在全国范围内的销售。另外,千家万铺会在今年10月至明年12月承销贝因美冠宝系列配方注册奶粉,并负责其在全国范围内的市场推广。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0年的纽菲特法定代表人为汪海涛,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记者登陆纽菲特中国官网发现,该品牌最早可追溯到“2010年9月纽菲特国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市正式成立”,是典型由中国人缔造的洋品牌。而贝多灵是纽菲特在2011年首款上市的婴幼儿配方奶粉,澳多灵则是纽菲特旗下主打100%澳大利亚原装原罐进口的婴幼儿奶粉。

  因此,有熟悉贝因美人士指出,这次承销协议所提及的“贝因美工厂”很可能就是此前贝因美从恒天然收购过来的达润工厂。2015年,贝因美斥资3.67亿元收购恒天然旗下达润工厂51%股权,并与恒天然共同组建非公司型合资架构运营达润工厂。

  一位业内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实际上达润工厂主要还是由恒天然在管理,而且目前该工厂仍未取得由中国认监委发出的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注册批准,更不用说最新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

  不过,据上述熟悉贝因美人士透露,今年底之前认监委会再公布一批获批工厂,达润工厂预计“在列不是大问题”。不过,这次贝因美与纽菲特签订的承销协议从明年1月1日开始,总量仅为3亿元,而且还要分阶段消化(其中2018年含税6506万,2019年含税9759万,2020年含税1.3735亿),对于贝因美的拉动十分有限。

  据记者统计,在贝因美至今已公告的7份承销协议中,除了与纽菲特的合作为期3年以外,其余六单都截至明年年底,分别是上海育博(天才宝贝、育婴博士臻佑),安徽优亲贝贝(恬睡)、上海添庆(贝因美红爱)、达维优加(贝因美臻爱)、上海孕婴联(智越、爱培聪)、千家万铺(贝因美冠宝系列)。

  宋亮表示,不同于经销商模式,总承销模式最大的特点在于生产方只需一次性把产品卖给总承销方即可,之后的销售、库存等都不用管,可以有效降低成本,这对于目前贝因美来说能起到缓气作用。

  遭恒天然减记处理

  去年,贝因美实现营收27.64亿元,同比下降39.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81亿元,同比下降853.24%。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未见明显好转。

  久未公开露面的贝因美创始人谢宏在出席9月24日举行的浙江乳业高峰论坛上强调:“不应该将食品安全事故与食品安全犯罪事件混淆误解”,并指出“我国所谓的食品安全丑闻也多属于食品安全犯罪事件”,大有为深受假冒奶粉事件影响的贝因美抱打不平之意。

  事实上,但自假奶粉事件曝光后,贝因美销售一落千丈,股价也应声下跌。7月11日,贝因美股价毫无征兆地“闪崩”,上演了8分钟跌停的一幕。为了自救,今年贝因美计划出售上游资产,补血以解燃眉之急。

  虽然贝因美将亏损原因归咎于奶粉配方注册制上,但公司最大的问题来自于渠道。根据贝因美财报,今年上半年,贝因美应收账款合计计提金额达2.95亿元,比起期初的1.2亿元上涨了1.46倍。

  这很大程度是因为前两年公司向渠道的压货,导致经销商的库存水平一直处于高位。此外,奶粉新政配方注册过渡期,行业秩序持续混乱亦加深了贝因美的危机。据记者了解,为了快速去库存,去年贝因美曾推出“买一赠一”销售活动,但这不仅没有提升销售,反而销售费用飙升至62.13%,同时也让贝因美与渠道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对于目前贝因美在渠道的状态,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可用“混乱”来形容,“一方面原来经销商的货还没销完,总承销商那边已经在卖了,价格混乱,对于总承销来说也不好控。”上述人士说。

  同时,对于贝因美目前所处的竞争环境,二股东恒天然也有所证实,“人们把价格压得很低,在努力消化库存,如果他们拿不到注册就要退出市场。这对贝因美的财务数字(销售和盈利)造成了影响。”施牧德在业绩会议上透露,恒天然已经对在贝因美的投资进行价值减记处理,针对其在贝因美的股权价值“减记3500万新西兰元(约合人民币1.685亿元)”。

  一般来说,价值减记处理发生在资产现在的价值与当初并购来的价值产生较大差距时,收购方为了评估另一方资产的真实价值而进行。2015年,恒天然以每股18元、总代价接近35亿元入股贝因美18.82%。两年过去,贝因美目前股价9.85元,市值只剩100亿左右。

  不过,恒天然依然认为“贝因美是一项重要的战略投资”,这主要基于中国市场基本面依然强劲。此外,在恒天然看来,与贝因美的战略伙伴关系价值不仅限于直接投资,“与贝因美的合作,可以共同经营一个更大、更有利可图的大中华区业务”。

  今年8月3日,贝因美首批申报的四个产品12个配方率先通过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贝因美副总经理张鸿钊分析,注册制实施后预计将有70%的奶粉品类撤离市场,从而引发中国婴儿奶粉市场的重新洗牌。


责任编辑:编辑值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