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银行 > 正文

MLF利率降低 助推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下行

2019-11-06 10:31 来源:金融时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5日,央行开展4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与当日到期量基本持平,期限为1年,中标利率为3.25%,较上期下降5个基点。

  鲁网11月6日讯 5日,央行开展4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与当日到期量基本持平,期限为1年,中标利率为3.25%,较上期下降5个基点。

  本次降息的时点让市场较为意外,交通银行金融市场业务中心高级分析师杨一成表示,本次MLF利率下行5bp可以说是明确了近期央行对于货币政策的态度。在结构性通胀上行的压力下,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助力实体经济仍是重点。展望四季度,在经济增速放缓压力仍然较大的背景下,当前降低银行负债端利率的必要性不减。预计本次MLF利率下调将带动11月的LPR报价下行。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本次MLF操作利率下调有三个主要原因:一是新LPR报价主要以MLF操作利率为基础,MLF利率下行有助于引导新LPR一年期品种走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二是10月官方PMI继续处于荣枯线以下,且收缩幅度较上月有所扩大,意味着短期内经济运行仍面临较大下行压力。此时MLF利率下调,将释放逆周期政策调节力度加大信号,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稳定宏观经济运行。三是10月31日美联储实施年内第三次降息,引导全球货币政策进一步转向宽松,外部平衡因素——主要是指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对国内货币政策灵活调整的掣肘弱化。

  全球降息潮背景下,市场对于央行进一步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早有期待。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冀表示,MLF利率下调或许也是对近期美国再次降息的一个回应。一段时间以来,央行偏松调节的步伐不及预期,一定程度受到物价上涨因素掣肘。陈冀强调,“事实上,当前的结构性物价上升是阶段性的,PPI持续负增长所折射出的需求不足,宏观基本面未来更应担忧的是通缩,而非通胀。因此物价不应制约当前货币政策偏松调节。”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也表示,目前实体经济压力比较大,猪肉通胀并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制约,货币政策主要关心核心通胀。另外,最近债券市场利率上行幅度比较明显,包括一些企业取消发行,影响到了实体经济的融资,所以央行在这个时候适时调降利率,有助于平稳债券市场运行,发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

  “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不减,为实体经济降低融资成本仍有必要。”民生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解运亮还表示,从影响LPR报价的因素来看,如欲LPR下降,首先需要降低银行资金成本。在其他各项条件不变的情况下,LPR和MLF利率是联动的。本次MLF利率下调为11月20日下调LPR铺平了道路。

  LPR新报价机制后,代表银行优质客户信贷融资成本的LPR直接挂钩MLF操作利率。8、9月LPR报价依靠银行普遍调低加点幅度,LPR下行11BP。10月LPR在MLF操作利率按兵不动,1年期LPR也维持在4.2%,未延续此前的下行趋势。陈冀表示,预计央行未来将进一步加大流动性投放力度,配合MLF利率降低以发挥实效,并有必要适时对一些流动性相对紧张、对中小企业支持力度较大的银行加大定向流动性支持力度。

  外汇市场方面,MLF利率下调后,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短时略微上行,随即又震荡再创近日新低。杨一成表示,目前决定人民币短期走势的重要影响因素仍是中美贸易谈判,而市场整体对于近期谈判局势较为乐观。

  “今年以来全球央行宽松力度比较大,而且人民币汇率保持稳定,央行货币政策空间比较充足。预计未来可能会采取量价配合的政策,进一步增加流动性的供给,总体稳定经济。”明明说。

  不过,MLF利率下调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宽松。陈冀表示,MLF利率下调幅度仅5bP,央行稳健微调基调未变。从增量流动性的角度看,央行在流动性总量调控方面依然保持着相对稳健的步伐。陈冀强调,“MLF利率下调并非开启货币宽松周期的起点,一段时期以来货币政策都在逆周期调节上逐步发力。从政策导向的角度看,政策加力逆周期调节着力解决的目标问题依然在于助力实体企业运行状况改善和实际融资成本下降。”

  下一步对于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王青预计,央行将主要通过扩大新LPR使用等措施,降低企业贷款实际利率水平,同时运用TMLF等定向政策工具,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对小微、民营企业及制造业的支持力度。(金融时报)


责任编辑:王雅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