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上市公司信息 > 正文

天罡股份转战创业板,多次遭受处罚,紧急修改财报

2019-12-12 13:54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中小型企业以新三板为跳板进入主板已是常事,记者获悉,近日山东证监局在官网公布威海市天罡仪表股份有限公司(天罡股份.832651.OC)IPO辅导工作总结报告,天罡股份自己也发布公告宣布此事,这意味着山东又一家企业即将加入IPO排队大军中。

  鲁网12月12日(记者 刘胜男)中小型企业以新三板为跳板进入主板已是常事,记者获悉,近日山东证监局在官网公布威海市天罡仪表股份有限公司(天罡股份.832651.OC)IPO辅导工作总结报告,天罡股份自己也发布公告宣布此事,这意味着山东又一家企业即将加入IPO排队大军中。

  转战创业板 

  天罡股份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供热、供水行业超声智能计量仪表及节能整体解决方案的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成立于1993年11月17日,经营范围涵盖(冷)热量表、智能温控产品研发与生产,数据远传与数据管理系统,大型热电管网设计及供热管网自动化管理等。 

  据披露,天罡股份为全面改造公司智能化生产线,打造“5G+工业制造”新模式,今年10月9日,公司与威海移动正式签署5G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就5G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运用于智慧温控、智慧测量、数据远传、数据管理等领域达成深度合作意向。 

  天罡股份于2015年6月挂牌新三板,在新三板挂牌两年多时间后,于2017年9月27日与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证券”)签订《辅导协议》。记者了解到,安信证券并不是天罡股份闯关IPO过程中唯一的辅导公司,在安信证券之前,天罡股份与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在2012年10月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并于2012年11月2日正式开展相关辅导工作。辅导进行不到五年,天罡股份终止广发证券对公司的上市辅导,由安信证券接替继续对公司进行上市辅导。 

  辅导历时两年零一月有余,2019年12月,天罡股份发布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威海市天罡仪表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之辅导工作总结报告。记者注意到,在安信证券此前报送的辅导工作备案报告中,第三到五期报告均表述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天罡股份的上市目标板块或已确定为创业板。 

  修改财报,业绩大幅缩水 

  天罡股份自挂牌新三板以来,所公示的财务报表显示公司业绩持续向好。从最近两年的财务数据来看,天罡股份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75亿元,同比增长30.91%;归母净利润4002.94万元,同比增长21.26%;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为9112.71万元,同比增长25.57%,归母净利润2348.78万元,同比增长19.17%。 

  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四年的财务报表一夕间全改,天罡股份在递交了辅导总结报告后,12月10日紧急在新三板发布了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对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半年度及年度报告中的部分财务数据进行修改。 

  修改后的报告显示,天罡股份对公司2016年—2019年每年的利润都进行了调减。以2019年上半年为例,原财务报表显示公司净利润为2371.88万元,修改后为1594.38万元,减少了32.78%,同时进行调整的还有应收票据、预付款项、应交税费、财务费用、营业外收入等47个科目,其中营业外收入增加了9798.64%,财务费用减少了265.68%,应收票据减少了81.59%,资产处置收益减少了100%。 

  递交辅导总结报告后紧急修改财务报表数据,其原因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多次受到行政处罚 

  天罡股份作为国家火炬计划重点高新技术企业,闪光的外衣下隐藏着不少“劣迹”:不按期申报增值税及企业所得税、违规扩建厂房、厂房不进行竣工消防备案等,多次受到行政处罚。记者经查阅发现,天罡股份2016年就存在不按期申报增值税及企业所得税的现象,2018年被新乡市牧野区国家税务局决定处于罚款3100元。 

  另外在合肥热电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汪昌跃受贿一案中,天罡股份公司员工涉及行贿,2014年至2018年六次送给汪昌跃共计现金2.1万元,这显示出公司制度及管理方面有所缺陷。 

  记者注意到,目前天罡股份总股本5035万股,共有39名股东,其中付涛持有2123.46万股,持股比例42.17%,其亲兄弟付成林持股1874.77万股,持股比例37.23%,其父付正嵩持股409.24万股,持股比例8.13%。付氏一家三人共计持有天罡股份4407.47万股,持股比例达到87.54%。付氏一家独大,公司管理制度有缺陷是否与其有关,我们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黄钰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