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 产业新闻 | 山东财经 | 上市公司 | 园区经济 | 鲁大夫财评 | 曝光台 | 人物 | 银行 | 保险 | 房产 | 证券 | 旅游
鲁网 > 财经频道 > 上市公司信息 > 正文

“信批违规”被罚60万元 *ST凯瑞走到了退市边缘

2019-11-19 18:42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天,凯瑞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T凯瑞.002072.SZ)在深交所发布了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下文简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

  鲁网1119日讯(记者 黄钰淇)今天,凯瑞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ST凯瑞.002072.SZ)在深交所发布了关于收到中国证券监督委员会(下文简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公告。公告显示*ST凯瑞未按照规定披露与阿克苏信诚城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简称“阿克苏信诚”)之间的重大诉讼、未按照规定披露与德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西城支行(下文简称“德州银行西城支行”)之间的重大诉讼构成《证券法》违法行为。证监会决定对*ST凯瑞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的罚款,对于相关涉事人员分别处以3万到30万元不等罚款。值得庆幸的是,*ST凯瑞涉及的违法行为不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情形。 

  

  两次“信批违规” 均为掩盖欠债不还被告的事实 

  这封《行政处罚决定书》可谓是姗姗来迟。2017年、2016年分别从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到现在,*ST凯瑞已从初现颓势走向濒临退市的边缘了。 

  据了解,这次《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到的事件主要是关于两次重大诉讼未披露的“信息违规”,事件均与钱和年报挂钩,*ST凯瑞可谓作得一手“好戏”。 

  2013*ST凯瑞先后与阿克苏信诚签署3 份借款协议,分别借款 3000 万元、740 万元、700 万元,担保人为浙江第五季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五季实业”)和吴联模先生,借款期满日均为201535日。事后,阿克苏信诚分别向*ST凯瑞实际提供借款 3000 万元、744 万元、700 万元。但在借款期限届满后,*ST凯瑞并未如约偿还借款本息,阿克苏信诚因此将*ST凯瑞及担保人告上法庭。201510月,法院对上述 3 起诉讼作出判决。2016328日,*ST凯瑞归还阿克苏信诚借款 3944 万元。然而,*ST凯瑞在201614日披露的《关于公司一宗土地及房产被查封的公告》仅提到了第二笔借款诉讼,未提到其他2起诉讼;同时,*ST凯瑞在《2015年年度报告》中仍仅披露了第二笔借款诉讼,宣称本报告期公司无重大诉讼、仲裁事项 

  同样的事,在2015年时*ST凯瑞还干了另一件。 

  2015 5 29 日,*ST凯瑞与德州银行西城支行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借款金额 3000 万元,期限 6 个月,担保人为山东德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棉集团”)、山东双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企集团”)和吴联模。当日,德州银行西城支行将 3000 万元借款转入*ST凯瑞银行账户。2015731日,在借款期限届满前,德州银行西城支行向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德州中院)提交诉前保全申请;20158 3 日, 德州中院裁定查封*ST凯瑞、德棉集团银行存款 3500 万或其他等价值财产;2015 8 25 日,德州银行西城支行向德州中院起诉凯瑞德、德棉集团、双企集团和吴联模;2016323日,德州中院判决凯瑞德偿还3000万元借款本息,德棉集团、双企集团和吴联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对上述重大诉讼相关事项,凯瑞德未及时进行披露。同时,*ST凯瑞在《2015年年度报告》《2016年半年度报告》中宣称本报告期公司无重大诉讼、仲裁事项 

  记者注意到,证监会给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着重提到,*ST凯瑞不仅未能及时披露相关事项,还在相关年报、半年报中宣称本报告期公司无重大诉讼、仲裁事项 

  也许*ST凯瑞此举是为了掩藏其债务和信誉方面的问题,但终究有点“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味。而当初相关年报、半年报上签字的人员,也一并根据职位受到了相应的处罚。 

  不过好在此次*ST凯瑞涉及的违法行为不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情形,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在退市边缘跳了场舞,至少没翻车翻得太离谱。 

  “披星戴帽”后难挽颓势,年末将面临大考 

  天眼查资料显示,凯瑞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是经山东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鲁体改函字[2000]32号文件批准,由山东德棉集团有限公司、德州恒丰纺织有限公司、德州双威实业有限公司、山东德棉集团德州实业有限公司、山东华鲁恒升(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发起,于2000612日注册成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于2006年上市,目前法定代表人是李燕媚。 

  201956日,由于连续两年业绩不佳,净利润连续为负值, 2018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同时,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对凯瑞德2018年度财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凯瑞德被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凯瑞德”变更为“*ST凯瑞”。 

  然而这只是开始,从“披星戴帽”开始,*ST凯瑞似乎加快了走向下坡路的步伐。 

  530日,*ST凯瑞董事会收到了4份书面辞职报告,分别来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孙俊、董事兼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张彬、董事兼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刘书艳、证券事务代表刘宁。 

  620日,*ST凯瑞独立董事张林剑向董事会递交书面辞职报告。 

  715日,*ST凯瑞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00万元至2200万元。 

  718日,*ST凯瑞收到了证监会发出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 

  819日,*ST凯瑞被曝出因“自买自卖”子公司冲刺业绩而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 

  1031日,*ST凯瑞将前任控股股东德棉集团告上法庭。 

  1119日,*ST凯瑞收到了证监会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此外,雪上加霜的是,距离*ST凯瑞面临“最后审判”的日子越来越近,而*ST凯瑞却仍未聘请审计机构,这意味着,*ST凯瑞很可能无法按照深交所要求及时提供年报。 

  记者在*ST凯瑞披露的第三季报中了解到,年初至报告末期,*ST凯瑞总资产同比下降3.86%,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9.95%。其中,营收为7384.26万元,同比上升27.25%,而在这增长态势的营收中,大部分是由第三季度的业绩提供。记者注意到,第三季度*ST凯瑞的营收为5638.94万元,同比增长853.87%。但营收和现金流为何突然暴涨,关于这个原因,*ST凯瑞并未提及。 

  

  无论如何,年末大考的时间即将来临,留给*ST凯瑞力挽狂澜的时间也不多了。 


责任编辑:宋莉
分享到: